又一落马高官的题字被铲了。这回更神速,是广东省政协原主席朱明国被查消息传开的当晚。

  昔时荣耀今日羞,这是当初求字如求荣的人们始料不及的事情。作为朱明国的成长地、发迹地,家乡人抹脸之快,叫我看,无地自容的不只是落马的朱明国,同样包括跟着权力起舞的那些求字者。

  凭心而论,朱明国的字,与某大学著名校友之类比,好哪去了都不知道。但领导的墨宝,在很多人眼里并不是以艺术高低来衡量的,而是讲权力的高低。海南五指山作为朱明国的老家,当初如果攀得上更高的“高人”,朱明国的字,就不太可能有机会像琼花一样开得随处可见。当然,朱明国挥起毫来,也不会有这么自信。

  但是,权力在倒台之后,当初求得墨宝的人们,那种俱荣俱损的心态却是惊人的一致的。这就像某个高官在位时,有些人以与其亲近而炫耀于众,高官落马之后巴不得无人知晓这层关系一样,这种趋炎附势的阴阳面孔,如蚁附膻般令人作呕。

  据说当晚被“黑掉”落款姓名的“琼州学院附属中学”,是朱明国的母校。朱明国为这所至少三更其名的中学,曾经有过“多次题字”,可见相互之间的热情不是一般。但是,这一冷一热的感情,完全建立在权力的倒台与在位的基础上,看上去是政治意识的与时俱进,实际上是与权共舞的一种自保。所谓热情,只不过是权力的高度决定的一种温度罢了。

  朱明国给政府部门、给旅游景区的题字,名字抹就抹了吧,堂堂教书育人的圣地,这翻脸如翻书的作派,不知身在校园的孩子们该作何想。校领导说,朱明国被调查的消息公布当晚,学校就将他题写的祝福词收起来了,相关题词落款也抹掉了。这种“大义灭名”的姿态,其实给不谙世事的孩子们上了一堂生动的课:权力在手冲上去傍,一旦倒台避得比谁都快。孩子在这样的学校里成长,实在是教育中真正令人遗憾和痛心的一件事。

  没有权力崇拜的求字,许多地方便不会有官员随处可见的泼墨。当然,通过题字勾兑利益输送的,另当别论。朱明国题字,有没有润笔费不清楚,但在他身上发生的从字因权贵、到字因权耻的三观颠覆过程,却是刻在世人眼里永远抹不去的一种印记。只有在权力被崇拜到极致、变态的程度,官员的题字,才有可能达到不以艺术高下为参照、仅以职位论贵贱的媚态。

  朱明国的题字,只是被人铲抹的其中一个,但肯定不会是最后一个。那些曾欣然挥毫的贪官,谁都不知道在媚掌如潮过后,会不会成为傍权求字者避之不及的证据。

  不如好好做官,专心为人民服务。题字的事,就让给书法家们去做。中央“八项规定”中就讲得很明白,除中央统一安排外,个人不公开出版著作、讲话单行本,不发贺信、贺电、题词、题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