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建部等10个部委“关于严禁在历史建筑、公园等公共资源中设立私人会所的暂行规定”施行近2个月后,故宫附近的两处北京市文保单位,依然以人均消费800元起步的晚餐消费标准,将民众晾在高墙和紧闭的大门之外。皇城根下,这种藐视法规的任性,不是一般的牛掰。

  作为中央三令五申重点整治的“只对少数人开放的场所”,民众的眼睛始终盯着故宫附近的这两处,不只因为周边环境太显眼,还因地理位置太特殊,人们是将它的服务对象、经营机构的何去何从,当成某种象征意味来审视的。相关规定能不能被兑现,直接关乎职能部门的公信,关乎民众的信心。

  然而极具讽刺意味的是,这两处神神秘秘的文保场所,至央媒报道时依然豪车出没、戏音绕梁。金色的龙椅、屏风,每晚最低消费2000元的客户,俨然旧时的皇家。人们惊叹的已经不是非权贵难以享受的奢靡,而是皇城根下这种有令不止的张狂。

  很多人怀疑,进这文保场所享受的人们,是不是“八项规定”之下的顶风作案。我倒觉得,在没根没据的情况下,下这样的结论未免有些武断。但这并不意味着有钱就可以任性。要说顶风,最大的顶风是职能部门的顶风不办案,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选择性执法。

  故宫附近这两处文保单位做了私人会所,媒体去年初就有报道、年中也有跟进,但北京市文物局最初表示“还需要进一步查实”之后,从此无声无息。再后来,文物局干脆答复经营活动不归自己管了。于是,10个部委下发的“暂行规定”,到了下面成了谁都管不了的一纸空文。

  其实即便不从反腐的视角去打量,故宫附近这两处文保单位,光租赁经营行为、修缮资金不到位、经营资质不齐全,这些一目了然的硬伤,想对它动真格,相关部门分分钟就能搞定。两处文保单位能够成为众多部门执法过程中集体视而不见的例外,反而让民众觉得有难言之隐,当成是有意为之的一个特例。

  皇城根下执法灯下黑,谁在那儿消费、谁在那儿经营,反而不是最重要的了。重要的是,两处文保单位让这么多部门执法时望而止步的例外,已经构成比会所高消费本身更伤民心、更损公信的一种权力萎靡不亢。

  10个部委的明令面前,一边是文保单位任性地开张经营,一边是民众对皇城根的任性紧盯。北京相关部门如果也任性着不查不办,您要是还不明白老百姓这么任性地“老不信”,这就不知道到底是谁在任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