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5日,这是又一个该被记入司法史册的日子。内蒙古高院宣布再审结果,认定呼格吉勒图无罪。内蒙古高院副院长当面向呼格父母道歉。内蒙古已启动追责程序,有媒体称此次调查的范围将是呼格案全体办案警员。

  无罪判决下了,对不起也说了,下一步,国家赔偿、对办案人员的追责也将到位。当正义来临时,每个人都应该高兴,可每个人又都高兴不起来。因为呼格永远走了,两位老人余生仍然会在思念和痛苦中度过。捧着一纸无罪判决的副院长可以面对呼格的父母,可是又有谁能面对九泉之下的呼格?

  回顾事件的整个过程,底层办案人员的粗枝大叶固然让人痛恨,可是一级级司法部门,一关关底线失守更让人痛心。一起普通的案件何以有这么大的能量,竟然在真相早已基本明了的情况下让庞大的司法系统畏缩不前这么久?这里自然有利益的关系,因为你很难理解,那些原本只是按部就班的部门能从这里面捞到什么好处。即使把呼格案办了,能让办案人员获得好处,可是检察部门、法院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恐怕更重要的问题在利益之外。当一个案子被当成某些人的政绩工程时,谨慎让位于匆忙,正义让位于投机,当年因为速办速决的荣耀,曾经让很多人以为很有面子,也为很多人挣来了面子。然后一级的面子又成为更高一级的面子。可一旦这样的面子没有了,甚至成了一个丑闻,那么就变成丢脸了。

  呼格案在这么多漏洞的情况下宣判,又拖了这么久才重审重判,里面当然有利益的纠葛、剪不断理还乱的利益交往,但某种程度上也是面子问题使然。不能说,真有很多人从这起案子中获得了巨大的利益,但另一方面,底下人的功劳是自己的面子,所以保护底下人的面子就是保护自己的面子,底下人犯错,上一级的脸面也会跟着一起丢了,正是在这样的心态驱使下,多少原本简单明了、是非清楚的官司,最后搅成了一锅浆糊。他们维护这样的面子痛苦,不维护这样的面子更痛苦。

  最后不是利益让这些人结成了同盟,而是怕丢面子。他们都失去了纠正错误的勇气,案情不复杂,可是围绕案子派生出的各种各样的问题让他们没有了面对的勇气。一起冤假错案,往往不在于它们本身有多复杂,而是它在滚雪球一般的效应中裹挟了太多人,让他们不由自主地成为了现状的维护者。

  随着时间的流逝,升官的升官,评先进的评先进,呼格案上留有的污点让越来越多的人没有了转身的空间,当所有人的努力就为了那一纸判决时,其实已经注定了这起案子只能以一种鱼死网破的方式了结。要么呼格有罪,有关办案人员相安无事,要么呼格无罪,有关人员接受应有的罚责。呼格的父母不是与真相抗争,而是与官官相护相抗争。势单力薄的他们必须借助外力有可能打破这样的平衡。事情的发展正是沿着这个脉络进行的,如果没有记者的奔走呼告,没有全国舆论的支持,没有法治中国进程的加快,当地法院恐怕很难低下那颗“高贵”的头颅。

  面子人人都需要,可不是这么个要法。如果真存在什么面子问题的话,那肯定不是遮遮掩掩、文过饰非,那么我们又从何处去找回这样的勇气呢?这其实已经不是一个司法的问题,只有打破相互帮衬的利益格局,打破权力对司法审案的干预,才有可能修复司法的纠错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