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岳阳市第七中学被曝向在教室午休的学生每天收取1元的午休费,共计138元,引发热议。记者获悉,岳阳市七中向学生收午休费属实。岳阳市教育局局长王德华表示,教育局已派专项整治小组到学校调查,对于学校不该收的费用,将返还给学生,并处理相关责任人。

  (1月14日新华网)

  1元的午休费,说多不多,可因为背离了教育公益性质,外加属于教育乱收费,所以招来许多非议。现实是,收取午休费在许多地方是惯例。比如,直到2014年9月,广州市物价局才下发通知,全面取消小学生午休管理及课后托管费。

  岳阳市第七中学校长范小平说,收的午休费主要是用于老师每天中午对学生的管理费用。换言之,就是给每位老师发一点值班费,因为如果没有值班费,则没有人愿意值班,这是很现实的问题。有网友发出质疑,老师们可以不值班啊,也可以义务值班啊。这个想法挺好,但现实不允许———老师也有一肚子苦水呀,义务值班有几人愿意?即便被迫同意,估计也没积极性。正如广州市取消午休管理一样,在实际中如果没有了值班补贴,学校的午休将不会得到有效保障,午饭过后嬉戏打闹者也会破坏整个学校的午休秩序。

  这就是尴尬所在:学校收费,违反规定,不收费则学生的午休权得不到保证。

  还有网友说,学生可以不午休呀,这比较扯淡。往小处说,午休可以保证学生充沛的精力,很可能决定学生的成绩;往大处说,午休还关乎身体健康。至于学生可以回家午休,更是过于理想主义了———如果有条件回家午休,哪个学生不愿意?

  这么说,并不是支持学校收费,而是指出现实的困境。前几年,由微博名人发起的“午餐计划”,帮助许多孩子解决了午餐的问题,可保障午休的人力、财力和物力到底应该从哪里来,似乎少有人关心。如此,我们只能将目光投向公共财政里的教育拨款,可提到教育投入的种种现状,大家都懂的,这钱不是每个地方都愿意出。

  总而言之,禁止收费容易,解决问题很难。财政向教育的补贴力度,决定了学生权利的多少。如果现状不改变,学生的午休权就会变得越来越尴尬。

  王传涛

  雷人的午休费让谁脸红

  午休费被曝光后,在网上招来了一片骂声。有人说,收取此费的学校充满了铜臭味。还有网友表示,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承担教书育人职责的学校领导,竟把学生当成敛财的工具,把赚钱的歪脑筋用在了学生身上,这样的学校校长不去企业干董事长,真是人才浪费。

  如此离谱的收费,其负面影响并不止于增加学生经济负担,更有可能给学生价值观烙上功利烙印。若干年后,当这批95后学生回忆起青春时代的校园生活,想起这桩荒唐的事件,不知谁应该为此脸红呢?

  学校收了多少钱?这些钱哪儿去了?作为其上级主管部门,岳阳市教育局回应称已在开展调查,并将对于涉事人员追责,收取学生的钱也将全部退还。但对于学校巧立名目乱收费的行为,作为教育主管部门,一句“不知道”显然无法回避监督不力的责任。

  在教育乱收费屡禁不止的大背景下,午休费这种不合理、不合情的荒唐事件已经挑战了公众忍耐底线。是给教育机构提个醒的时候了:作为公立学校,别老想着从学生身上敛财,还学生一个纯洁的校园环境吧!据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