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是用牛肉汁煨蛋黄,一个是鸡汤煨茄肉,“世界最佳”并不比宁国府的私房菜好多少嘛。

  至于“13位工作人员8小时剥下来的蛤肉”,无端端让我想到鲁迅笔下他父亲的药引:“冬天的芦根,经霜三年的甘蔗,蟋蟀要原对的,结子的平地木……多是不容易办到的东西。然而我的父亲终于日重一日的亡故了。”

  且不细究13位工作人员8小时为啥只剥了一小碗(目测),他就是剥了10小时,蛤肉还是蛤肉。东西没变,烹制方法若不出新,味道能有什么变化?

  再说其他几道菜如烤鸭、核桃果仁的豆腐、米饼、焦糖红薯,这位食客说吃出了日式禅意,“皇室待遇不过如此”,恐怕更多是心理作用吧。电影《食神》里,主角史蒂芬周就深谙此道,请看他如此推介一碗鸡蛋大肠面:

  “首先,我要重金礼聘一对热恋中的猪,再用浓情化不开的猪血,然后把它们的皮炸成金黄色——是情比金坚的炸猪皮……再将一生只恋爱一次的巴黎九棍鱼的鱼肉打成鱼丸,再放在印度的感情咖喱上面,说起来当然少不了代表天长地久的韩国野生萝卜,再加上一条荡气回肠的猪大肠……再铺在一碗缠绵的面条上面。”

  想这位食客,排了这么久的队,想着“世界最佳餐厅”,胃口吊得高高的,得什么样的美食才能满足这份期待?一边吃东西,一边还要拍照,想着一会发到网上去,固然是有分享精神,却不免为此分心,不能专心体味,可惜了这一趟。

  想起有记者问美食家蔡澜:吃的最高境界是什么?

  蔡澜说:是粗茶淡饭,吃肉要用手抓,喝酒要用大碗。

  大概做什么事情,动机越单纯,越能深入其中。附加的一多,便失却了本来的魅力。

  说了这么多,我也饿了,今天有老爸带来的馒鲞——这条海鳗,来自东海的深处。勤劳的渔民,在狂风巨浪中冒着小船倾覆的危险,将它捉来。父亲用上好竹盐,将它腌制,高挂。在寒风中摇曳了一个多月,它才来到我的盘中……王君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