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节这天,在河南太康县人民医院门前发生惊人一幕,医生和护士被逼着轮流抱着一名幼儿的尸体。医院负责人说,27日上午,耀耀的病情加重后一直抢救到下午,但是,抢救无效孩子不幸死亡。随后家属要求所有医护人员轮流抱着耀耀的尸体,并把医护人员限制在治疗室里面辱骂殴打。目前警方已经将耀耀的爷爷、外公和姑姑等四人控制。(9月29日河南卫视)

  一个鲜活的幼儿生命,突然间发高烧,医护人员抢救却未能挽回生命,这对死者亲属来说,当然是锥心之痛,悲伤之至。在这个时候,即便孩子亲属情绪偏执,激动难控,言语过激,也属人之常情,我们不难理解。

  不过,幼儿亲属悲痛之余,转而将所有的怨气与怒气转移到医护人员头上,并把医护人员限制在治疗室里面辱骂殴打,甚至强行要求所有医护人员轮流在医院大门口抱着幼儿的尸体予以羞辱性示众。显然,这是实实在在地触及了法律的底线,严重地侵犯了医护人员的人格尊严。如此粗野举动,不仅丝毫不利于这起医患纠纷的及时调查解决,反而会使矛盾进一步激化,一步步走向医患对立的极端。要知道,人死不能复生,我们只能平静地、依法地面对,以期公开合理地逼近事件真相。而辱骂和殴打医护人员,只会加重伤害医患双方。换句话说,这是旧伤未愈、新伤再生。

  这个时候,亟待出现的是一条良性的医患沟通机制。它的出现,会及时消解丧子之痛亲人的胸中块垒,也会让医护人员免遭患者家属瞬间升腾起的怒火灼伤。但令人忧虑的是,这样的沟通机制始终没有搭设而成。我们往往看到的是这样一种局面。一方面:患者或患者亲属,一遇不快,极易主观臆断,加之如果出现患者死亡,往往行随“痛”走,瞬间由平和质变为“医闹”。似乎闹得调门越高,自己越有道理,维权获益越多。另一头的医护人员,往往都是无限度的“个体忍让”,由于“集体呵护”机制的缺位,医护人员不是闪躲,就是独自伤心,甚至是个人尊严被患者亲属粗暴践踏,忍辱负重。

  所以,只有重构机制,才能进一步净化医卫领域长期积存的各种流弊。具体到这起纠纷,需要经过卫生管理部门先进行医疗事故鉴定,并且由公安机关侦查或者由法院来审理。即便是医护人员存在过错,该承担相应的责任,也不能任由死者家属自设公堂羞辱医护人员。此时,我们的“集体呵护”机制不应成看客。一旦“医闹”感觉违法成本很低甚至是零成本,这样的伤医行为就会形成一种“恶性模式”。

  当然,医患矛盾不仅仅是我国独有,其他国家也一样存在,一些“医闹”情节和性质也很严重。要绝对避免,更非易事。但我们需要尽快制度性打破这一“恶性模式”,不仅要及时严厉地打击少数“医闹”,又要进一步强化公立医院的公益性,加强所有医护人员的仁心与责任心,最大限度地减少由于人为原因造成的医疗事故。久久为功、滴水穿石,良性的医患关系才会有铸就的那一天。周明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