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用人搞“近亲繁殖”不能内部调查了事国企用人搞“近亲繁殖”不能内部调查了事

  去年四季度,中央巡视组对31家单位进行了专项巡视,并反馈了巡视意见,工商银行是其中之一。针对巡视发现的“近亲繁殖现象比较突出,总行管理的691名干部中,220名干部的配偶、子女共240人在系统内工作”问题,工商银行表示将开展员工配偶、子女在系统内工作情况专项摸底调查,5月底前完成。

  国企的“近亲繁殖”,和机关事业单位的萝卜招聘,多年来始终是一种常态。虽然媒体一直“炮轰”,可惜放的都是空炮,巡视结果强化了公众的经验认知:“近亲繁殖”的旧常态,从未被公平竞聘的新常态取代,一切还是老样子。最近被巡视的国企,“近亲繁殖”问题几乎个个都有,工行总行691名干部就安排了240名亲属,更是将“肥水不流外人田”演绎得淋漓尽致。 

  企业招聘“近亲繁殖”伤害的不只是被排除在外的求职者,更是国企自身。你可以想象这样的场景,一个办公室里的人,几乎都是靠各种关系进来的,有的是领导的亲属,有的是其他单位领导的亲属,真正靠本事进来的凤毛麟角。这样的企业怎么可能有战斗力,队伍又怎么可能带得好?“近亲繁殖”带来的能力低下是必然的,优秀的人才无法进入,管理的制度无法落实,因人设事,因人设岗,他们如果依旧年年“最赚钱”,只能说我们的市场病了。 

  因为行政特许的垄断,竞争者无法加入;因为免死的金牌,它们总能得到支援;因为政策的照顾,躺着也能挣钱——对某些国企来说,这是他们的美好时代;但对整体经济而言,这是一场可怕的噩梦。在“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的语境下,在经济整体面临下行压力的背景下,在垄断场域之外各种“野小子”的倒逼下,很多国企的好日子正在结束,国有银行也不例外。“大碗吃酒肉,大秤分金银”的时代过去了。 

  改变是一定会发生的,如果国企不改变,市场就会来改变你;就像马云说的,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来改变银行。国企“近亲繁殖”带来的竞争力下降,必然体现为业绩的下滑与活力的丧失,垄断体制会延缓这一结果的呈现,但绝不能避免这一结果的出现。如果说舆论炮轰终究显得无力,那么,来自市场的惩罚肯定不会如此温柔。 

  关键的两点是,一不能让纵容“近亲繁殖”的责任人拍拍屁股跑了;二不能拿纳税人的钱给“近亲繁殖”的国企补窟窿。当然,要做到这两点是很难的,因为市场说了不算,纳税人说了也不算。既然如此,国企“近亲繁殖”严重,就不能只是内部摸底调查了事,应该撸去国企高管的行政级别,让国企真正成为市场化的企业,让高管真正成为职业经理人,以市场化的标准严格考核。 

  工行在整改情况通报中说,要“努力建设国际一流现代金融企业,为我们国家的金融安全和经济稳健持续发展做出新的贡献”。可是,搞“近亲繁殖”的不可能是现代企业,而是家族企业。工行从总行到最基层的营业网点,到底有多少是内部亲属?上梁不正下梁歪,应该有人为此担责。舒圣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