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天津达仁堂京万红药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文伟,今年两会提交了一份《关于进一步提高烟草税和烟草价格》的提案。建议设置卷烟的最低价格标准,每包不低于10元,用价格杠杆限烟禁烟,尤其要控制青少年吸烟率。同时,要推行烟草税专款专用制度。(3月6日央广网)

  从刘文伟委员的提案来看,其主要思路就是“提价控烟”,不管是提高烟草税,还是提高最低价格标准,都是变相提高烟草零售价格,最终达到价格杠杆限制烟草消费的目的。那么,这个思路是否可行呢?不妨用数据来说话吧。

  根据《中国烟草》杂志2016年3月的报道,2015年全国共销售卷烟约4979万箱,同比减少120万箱,乃是1995年来首次下滑。香烟销量首次下滑的原因与控烟政策、烟草税提高、禁烟草广告直接相关。2015年5月1日起,烟草消费税从5%提升至11%,并首次实现提税顺价,而且2015年《广告法》修改之后,亦全面禁止了烟草广告在大众媒体的出现。

  可见,“提价控烟”的效果很明显,在烟草税与零售价调整上涨之后,部分烟民的消费需求被压抑,销售卷烟总量开始下滑。显然,通过“提价控烟”的办法,针对的就是低端消费市场,由于低端消费群体收入较低,对烟草价格敏感度较高,一旦价格上涨太多,超出其可承受力,就会被迫减少烟草消费,降低购买频次,从而被动限制烟草消费。

  基于世界许多国家的经验研究数据表明,烟草价格每上升10%,发达国家的烟草消费量会下降4%,发展中国家则下降8%。那么,如果按照刘文伟委员的提案,将烟草最低零售价统一调高至10元以上,就是目前最低零售价的2倍、3倍以上,显然这个涨幅还是很大的,会令低档烟草消费群体感到肉疼,具有足够的价格抑制效应。

  高收入国家烟草税占烟草零售价格的比重平均为65%至70%,我国目前烟草消费税为56%,可见上调空间还有很大,完全可以继续提高烟草税,并执行提税顺价,以发挥“提价控烟”的效力。而且,依靠价格杠杆限制烟草消费,也是世界卫生组织的推荐方法,既然有榜样在前,不妨多多学习。

  我国烟草业采取的是专卖制度,行政管控力度非常大,提价提税的措施实施相对容易,也不会遇到多大的阻力。而且,提价提税可以刺激税收增长,用重税压抑烟草消费的同时,又可挤压烟草生产企业、销售企业的利润,达到双向控烟效果,亦是一举多得的办法。江德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