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图资料图

   今年3月,上海一名未满12岁的男孩解开了一辆无人管理的ofo共享单车机械锁,在骑行路上与某汽车租赁公司的客车相撞,被卷进车底最终导致死亡。日前,该男孩父母将肇事司机、车辆所属的汽车租赁公司及相关保险公司诉至法院,并追加单车提供方有关公司为被告,要求其共同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共索赔878万元,且要求ofo立即收回所有机械密码锁具并更换为更安全的锁具。(7月23日《每日经济新闻》)

    这样一条新闻引起了一些舆论质疑,一些媒体官微直接将“真是这把锁惹的祸吗”嵌入标题,而诸多网友留言则直指未成年人父母的监护责任缺失,更有网友指出男童私自解锁共享单车属于“盗”,不应追诉共享单车企业的责任。逻辑的链条似乎是这样的:男童不是利用手机付费使用单车而是私自破锁,父母对此失之于监管,且男童骑车是在道路上逆向行驶,所以,这一事件应该回到交通事故的责任上来。

    《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规定,在道路上驾驶自行车、三轮车必须年满12周岁。就此而言,不满12周岁的男童骑乘共享单车上路,其父母监管有失。而男童私自破锁骑车,表面上看跟共享单车公司并没有关系,但应该明确的是,对于未满12周岁的孩子来讲,很多对于开锁这种无人管理的准公共单车是属于“偷”还是不属于“偷”,并没有明确的法律责任意识。退一步讲,即便是属于“偷”,未满12岁的孩子也是依法免于法律责任的。

    就此事件而言,相关共享单车公司果真能置身事外吗?《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消费者在购买、使用商品和接受服务时享有人身、财产安全不受侵害的权利。消费者有权要求经营者提供的商品和服务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换言之,如果共享单车企业没有在车身上注明“12岁以下未成年禁止使用”,就意味着生产者、经营者违反了安全保障义务和信息披露义务,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和安全保障权。知情权受侵害,就不免导致选择权模糊错位。

    应该承认,共享单车的外观、颜色都迥异于传统单车,加之机械密码锁的可破译性,这本身就会对未成年人构成吸引。跳出此案来看,法律保护的最高法益是人的生命安全。是以,法律保护总是倾向于弱势一方,尤其是妇女儿童。如果在共享单车上对儿童不做足够的技术设防,最起码说明“儿童利益最大化”规则尚未深入到社会的方方面面。而至于本案如何划分责任,单车公司被诉到底冤不冤,还是等待司法去厘清吧,这是我们面对新生事物所绕不开的法制议题之一。燕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