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林市场在销售“纽扣”鲳鱼,接到市民秦先生的报料后,记者亲赴现场调查,果然,等市场监管人员下班后,好几个摊位开始售卖不到半个手掌大的东海“子孙鱼”,9元钱一斤,300元一箱。记者尝试购买了一些银鲳鱼,带回报社,经测量、称重发现,1条银鲳鱼的体重约为16.5克,不到规定的60克要求的1/3。(8月8日《现代金报》)

  从新闻图片上看到,这些鲳鱼真的只有纽扣那么大,远未达到可捕规格。大家来听听秦先生的感慨:“这可都是东海的鱼子鱼孙啊,怎么会这么缺德,售卖这么小的幼鱼!”

  难道渔民和商贩不知道浙江省海洋与渔业局印发的《关于海洋渔业资源重点保护品种最小可捕过渡型规格的通告》,目前浙江就带鱼、大黄鱼、小黄鱼、银鲳鱼、鲐鱼(青占鱼)、三疣梭子蟹等6种海洋渔业资源重点保护品种实施最小可捕过渡性规格制度?其中,规定银鲳鱼的体重需达到60克,叉长约为133mm方可捕捞。须知,他们的行为已经违法,应该受到处理。

  销售幼鱼违法,那捕捞呢?如恶意偷捕,当然违法;如果误捕,则另当别论。不过对于误捕《通告》也有相关规定,即要求捕捞渔船和捕捞辅助渔船带回的保护品种幼鱼总量不得超过本航次装载渔获物重量的20%。按规定,哪怕误捕了,幼鱼也不得进入市场进行售卖,应当投售给水产加工厂、鱼粉厂等收购单位,随后收购单位再如实记录幼鱼的来源、种类、数量和加工利用等情况。

  所以说,此次路林市场出现的销售“纽扣”鲳鱼的现象很不正常,市场监管部门必须查清幼鱼的来龙去脉,对涉事人员进行教育处罚。重点要调查这么多的“纽扣”鲳鱼是怎么捕捞来的,如属于恶意偷捕,要从严处理;如属于误捕,则要检查网眼大小是否符合要求。其实,不论属于哪种捕捞方式,既然那么小的鲳鱼都能大批量地捕捞上岸,足见网眼很小,不排除有人在使用绝户网。果如是,则“双禁”保卫战成果就要打折扣。

  宁波市海洋与渔业执法支队工作人员表示,“所以我们还是呼吁,保护幼鱼资源要实现‘渔民不捕、市场不售、公众不食’。”呼吁归呼吁,还得采取措施。就像奉化区那样,职能部门各司其职,形成合力,握指成拳,织起一张全市域的监管网络。如渔业部门承担对海上捕捞渔船、渔港码头、水产养殖场的监管职责,严查非法捕捞行为和超量捕捞保护品种幼鱼的行为。对冷冻厂、鱼粉厂等定点收购单位,渔业部门与经信部门联合主管,而超市、商贩摊档、大型农贸市场等市场流通环节,由市场监管、城管、商务部门为主,渔业部门配合,形成一张覆盖全域的巡查监管“网”。各个环节都要有人管,方能不让“子孙鱼”游上市民的餐桌。 王学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