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峰会上,宁波私募基金的发展再次成为与会人士关注的焦点。

  记者了解到,由于宁波本地民营经济发达,中小企业众多,民间资本充足,私募基金业的发展也由来已久,很多手握重金的中小企业主逐步习惯把资金交给自己信任的专业基金管理人去打理。因此,一直以来,宁波是培养、孵化优秀私募基金的沃土,诞生了一大批优秀的私募基金。同时,宁波也是私募基金集聚的热土。鄞州区、高新园区和梅山岛保税港区进驻了一大批优秀的资产管理团队。

  中国证监会私募基金部监管一处处长张敬晗表示,截至10月20日,私募基金现在已经在中国基金业协会登记备案的有4400多家。而宁波本地的私募基金很可能超过1000家,但登记备案的只有53家,希望宁波本地的私募基金尽可能早日登记备案,以利于其更好地发展。

  峰会上,发端于宁波本土的私募基金泽熙投资、敦和投资等国内知名的私募基金管理人代表也分享了他们的投资理念。如泽熙下阶段重点关注包括高分红的蓝筹龙头、估值调整白马成长股、军工、高铁、代表未来经济发展方向的战略新兴产业等领域。

  “从低调到主动出击,从短线到中长线,从二级市场到一级或者一级半市场,私募‘一哥’徐翔领衔的泽熙,正经历一次嬗变,徐翔本人被称为‘中国华尔街之狼’,也印证了私募基金正从传统单一的股票多头策略走向事件型驱动对冲策略。”一家机构的基金经理感慨地说。

  对冲策略成私募新趋势

  在本次私募基金峰会上,最引人注目的是由梅山对冲基金研究院首次独家发布的2014年中国对冲基金产业年度调研报告和全新的中国对冲基金评级体系。调研报告显示,目前国内追求绝对收益的对冲基金管理公司约为600家,仅占私募基金总规模的15%,平均每家管理现金的规模为5亿元。随着“大资管”时代的来临,以量化对冲、宏观对冲、市场中性、事件驱动、管理期货等多种具有国际标签的对冲基金投资策略已在国内出现,标志着传统私募从股票多头策略迈向了策略多元化时代,中国对冲基金也必将百花齐放。

  记者了解到,所谓对冲基金,是指采用对冲交易手段的私募基金,也称避险基金或套利基金,通常在多个市场同时运作,应用各种套利手段。对冲交易的方法和工具包括卖空、互换交易、现货与期货的对冲、基础证券与衍生证券的对冲等。目前,国内对冲基金尚处于起步阶段,但正在迅猛发展。

  “比如我们最近新募集的总额一个亿的对冲基金,投资标的为某上市公司的定向增发项目。我们会将所募资金的60%至70%用于这个定增项目,剩余的30%至40%则用于投资股指期货、新股、对冲基金组合基金FOHF、固定收益等另类资产配置,从而有效对冲风险。”宽客财富相关负责人说。

  “对冲理念逐渐被市场认同,将为私募基金的发展带来革命性的变化。同时,随着股指期权、个股期权等风险对冲工具的丰富,交易成本的降低,基金管理人的管理规模将稳定增长,国内对冲基金将迎来黄金发展期。”梅山对冲基金研究院院长、宽客财富董事长唐春华对记者表示,研究院将坚持公益性特色,推动对冲基金在中国市场的发展,抢占对冲基金的国际评级话语权,并通过评级研究帮助投资者挑选适合参与的对冲基金。为此,梅山对冲基金研究院也同步在峰会上启动了2015年中国对冲基金产业年度调研公益项目。

  并购重组引领市场热点

  今年A股市场上并购重组题材特别火爆,自然也成为本次峰会的重要话题。“根据初步统计,今年以来披露交易额已经达到了一万亿元,在中国市场创下新高。并购重组集中在公司的产业升级、跨行业的转型发展,以及企业的借壳上市等诸多领域。”华泰瑞联基金管理公司负责人陈志杰说。

  “我们公司与宁波市政集团的并购重组,已成为资本市场上的精典案例。而今年以来,已先后有理工监测、东力传动、广博股份发布公告正在实施或已完成并购重组,宁波上市公司并购重组的活跃度已成为资本市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宁波建工董秘李长春在峰会并购重组分论坛上表示。

  哪些上市公司存在并购重组机会?一名基金经理对记者介绍说,通常是市值较小,一般在50亿元以下的上市公司并购重组较多。从机构报告中分析2013年至2014年买壳上市的24个案例中,壳公司市值均小于40亿元,其中10亿元至20亿元占比最高。此外,一些主业遭遇瓶颈,甚至连续亏损的公司并购重组的概率也较大。

  与会人士认为,并购重组会激发市场对公司未来发展的信心,是短期内提高公司估值的重要方法。对应二级市场,资产注入、并购重组、整体上市等最大魅力所在就是给投资者带来无穷的想象空间,这其实也是市场投资者对这些公司基本面大幅改善后的一种业绩成长性超预期。通过彻底的资产并购重组,上市公司基本面可以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通过并购重组活动企业可建立更为广泛的战略合作关系,提高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最终通过股价上涨来实现对估值提升的确认。

  “并购重组往往成为事件型驱动型对冲基金的投资机会,是最适合中国国情的对冲策略之一。投资者可以从三个方面来判断投资机会:一是尽量选择新兴产业的并购机会;二是混合所有制改革和传统产业整合的国企改革机会;三是存在借壳机会的上市公司。”唐春华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