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有7000多名国家“千人计划”专家,宁波有91名,这个数字在全国的排名并不是最高。但7000多名“国千”创办的企业,在国内A股上市的有13家,而宁波居然占了2家。这个比例却不得不说“很牛”。宁波是怎么做到的?

  2016年11月,在金融改革前沿的深圳,随着一声清脆的钟声,宁波激智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正式在创业板挂牌,成为资本市场里的一份子,这不仅是宁波市第55家上市企业,也是宁波“3315计划”人才创办的企业中头一家成功上市的。

  激智科技是2007年3月在宁波国家高新区注册成立的一家集光学薄膜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他们从第一笔只有2000元的订单做起,直到上市。

  他们自成立以来一直专注于液晶显示器用光学膜生产技术和生产工艺的升级和创新,自主进行光学扩散膜、增亮膜和反射膜等光学膜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从生产技术上彻底打破美国、日本和韩国企业对该行业的垄断,填补国内空白。

  事实上,“3315”计划团队和人才创办的企业,他们大多还很“年轻”,瞄准的是国内市场的空白点,聚焦的是高精尖端领域。可以说,引进一个人才,带动一个产业。

  成立于2005年的江丰电子,目前已经是我国规模最大、设备最先进、技术最领先的溅射靶材生产基地,公司产品应用于半导体、平板显示、太阳能等领域。作为专业从事半导体集成电路用超高纯金属及溅射靶材的高科技企业,它打破了发达国家对超高纯金属及溅射靶材技术的垄断,成为继美国、日本企业之后掌握超高纯金属及溅射靶材关键技术并产业化的中国企业,填补了国内空白。

  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姚力军、董事兼副总经理潘杰均入选国家“千人计划”,是国内高纯金属溅射靶材领域的领军人物。

  这两家公司是宁波众多“3315人才”“3315企业”发展的一个缩影。

  2011年,宁波开始大力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推出“3315计划”,计划用5-10年时间,以各类开发区、科研机构和留创园、研发园、创意园等为载体,引进并重点支持一批海外高层次人才来宁波创新创业。其中,第一个“3”表示要引进30名列入国家“千人计划”的海外人才,第二个“3”表示要引进300名列入浙江省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的海外人才,“1”表示要引进1000名列入宁波市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的海外人才,“5”表示要引进5000名海外创新创业储备人才。

  如今,7年过去了。宁波的“3315企业”依靠核心技术,发展势头强劲,涌现了一批行业领先技术和项目。

  比如“国千”鲍海明的泰来环保与泰国签订20亿元的中小吨位垃圾热解气化发电项目;“省千”张日红研发的“静钻根植桩”技术达到国际领先水平,获“全国建材行业技术革新一等奖”,为浙东建材集团年增产值超10亿元。

  领先的技术,给企业带来了高效益。截至去年底,宁波“3315人才”共创办270家科技型企业,累计获批发明专利1542项;有165家已实现销售,9家销售超亿元,累计实现销售132.1亿元、利税20.7亿元,这两项指标年均保持20%以上的增长速度。

  除了2家企业A股上市外,还有5家企业挂牌新三板,21家企业启动新三板挂牌或股份制改造,上市梯队基本形成。

  更重要的是,“3315人才”的引进,直接带动了宁波产业走向高端化。“3315人才”中有80%集中在高端产业平台,初步形成了“高端人才育高端产业、高端产业筑高端平台、高端平台聚高端人才”新格局。“千人计划”产业园累计引进高端人才项目119个,集聚“国千”55人、“省千”81人,形成了新材料、高端装备、电子信息、生命健康等新兴产业集群。中官路创业创新大街集聚“国千”35人、“省千”50人,初步形成了智能制造、创意设计等产业集群。

  说到这,不禁有人要问:宁波为什么能吸引这样重量级的人物来创业?不妨先来看几组数据:

  从2011年,宁波启动“3315计划”,一直紧紧围绕产业发展重点,打造“3315计划”引才聚才品牌。特别是从去年开始,在持续落实给予“3315计划”入选人才和团队100-2000万元不等、最高1亿元资助基础上,加大政策创新力度,对人才成长升级的给予最高200万元奖励,对发展较快的企业给予最高500万元资助,对急需资金的企业可由商业银行给予最高2000万元信用贷款,在宁波股权交易中心设立“3315计划”专板,引导创投基金、海邦基金、才·富基金重点投向人才企业,为“3315人才”创业创新、持续发展提供全方位保障。

  除了数据之外,创业者的亲身体会更显说服力。

  全国第一批、宁波第一位国家“千人计划”专家、激智科技董事长张彦博士说:我本以为创业是自己个人的事,但却享受到了资金、生活、人才引进多方面的关照,远远超过预期。在宁波创业近10年,几乎没有遇到过需要领导帮忙、打招呼才能办成的事儿,创业者遇到的问题越少,越是对这座城市管理者最高的褒奖。可以说,来宁波创业,是幸运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