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浙江|新浪宁波|资讯|美食|旅游|时尚|汽车|健康|同城|惠购|世界杯

|注册

新浪宁波

新浪宁波> 资讯>社会>正文

捕鱼老人的鸬鹚情结(图)

A-A+2014年2月16日08:28中国宁波网-东南商报评论

渐行渐远鸬鹚影渐行渐远鸬鹚影

  清晨的薄雾还未散去,78岁的张圣华老人就已经出了门。陪着他一起跳上家门口那条窄窄小船的,还有7个得心应手的伙计———捕鱼高手鸬鹚,它们都有自己的名字:大雄、二雄、小乖……

  许多人对于鸬鹚的认识,来源于小学二年级的课文《鸬鹚》,作者郑振铎是这样描绘的:“夕阳的柔红光,照在周围十余里的一个湖泽上,没有什么风,湖面上绿油油的像一面镜似的平滑。一望无垠的稻田。垂柳松杉,到处点缀着安静的景物。有几只渔舟,在湖上泊着……”

  鸬鹚捕鱼,古来有之。早在唐代,杜甫就曾写下过“家家养乌鬼,顿顿食黄鱼”的诗句,这里的乌鬼,就是鸬鹚,可见当年鸬鹚捕鱼已经很流行了。

  转眼千余年过去,这种古老的捕鱼方式几近消失。在鄞州洞桥镇沙港村,以前很多人家中都养有鸬鹚,许多人也以捕鱼为生,但如今也只剩下张圣华和庄根华两位老人还在使用这种原始的捕鱼方法。

  鸬鹚捕鱼,他们可能是宁波最后的坚持者。

  60年如一日的清晨

  早上5点多,天还黑着,只有零星的路灯睁着眼,沙港村还在静谧中沉睡,张圣华早早就起床了,去叫他的伙计们,老人早起的习惯已经延续了60多年。

  老人的家就在纵横交错的农村水道边,独门独院,弄堂进去是个小院,7只鸬鹚就住在院子角落的禽舍里。它们的美梦被惊醒了,开始不情愿地扑腾翅膀。

  “嘎———”清脆的鸣叫打破了早晨的宁静,新的一天开始了。

  在老人的带领下,一身黑衣的7个伙计,排着队,扭着屁股,沿着曲折小弄堂出去了,一路东张西望吵吵嚷嚷,也许是因为还没睡够,也许是已经饥肠辘辘。

  “吁———”张圣华一声吆喝,鸬鹚顿时鸦雀无声。规矩早已立下,它们知道,再怎么叫嚷,主人也是不会给它们喂食的。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宁波|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同城|旅游|健康|读图|站点导航|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