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长大成人有段幸福美满的婚姻,有一个人能替自己陪伴子女。在一些相亲集聚的场所,大部分都是上了年纪的叔叔阿姨带着子女照片和基本信息寻觅着有为青年。昨天,江北法院调解了这样一起离婚案件。主人公郑好(化名)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然而又因为彼此的不了解成了匆匆过客。通讯员 孙乔 记者 郑振国

  年纪大了熟人相亲 认识百天仓促领证结婚

  郑好的条件绝对不算差,家底殷实不说,自己也在事业单位工作,收入稳定,有父母依靠少有生活开支,就是因为不把结婚放在心上,眼看就要三十了,在相亲市场的“地位”呈逐年下降状态。可这姑娘平时宅得很,除了几个闺蜜的圈子偶尔聚聚,根本不愿和其他人有过多的联系。

  她母亲的朋友许阿姨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从她的相亲库里找出了李牧(化名),一家网络公司的程序员,收入属于“大康”水平,年底还有分红,为人老实敦厚,还是本地人,应该是宁波丈母娘的亮婿之选。

  靠许阿姨牵线搭桥,两人见过几次面,感觉说不上很好,但至少彼此都不讨厌。双方父母对两个孩子则比较满意。3个月后,许阿姨提议,两个孩子年纪都不小了,既然这么相配,干脆赶在今年两头春结婚了,明年可就是“寡妇年”。

  对生活的追求不同 两人很快闹到离婚的地步

  相识100天后,在双方父母的要求下,两人去婚姻登记处登记结婚,而接下来的事情却是始料未及的。

  置办酒席由双方父母协商,婚纱照的选择郑好挑了个高端的,虽然贵了点,李牧没有多发表意见。

  到了商量蜜月旅行的时候,两人发生了很大的分歧。郑好希望自己的蜜月是贯穿蓝色爱琴海又有城堡元素的豪华十四日欧洲深度游,预算在10万左右。而李牧的意思是第一次去欧洲跟团省心省力,不然时间长了公司的工作会有影响。郑好觉得用心工作就是为了更好地生活,她很坚持。

  李牧这件事也铆上了劲,自己对物质生活本来要求就不高,大部分都是在迎合郑好的意思,怎么工作这么重要的事情妻子就不能体谅呢。李牧没有发火只是生了几天闷气。

  但由于生活上的理念差距,不堪重负的李牧最终提出了离婚。按他的说法,与其这么跟不对路的人耗着,不如不要耽误彼此的大好前程,各奔东西。反正两人没有什么大的财产纠葛,就是当时岳父大人的一辆车和彩礼卡在那里。

  法官调解好案子后 直言婚姻不是家庭任务

  原来当时两家一拍即合要结成亲家,李牧的父母就给准儿媳置办了两万金饰,十八万彩礼。郑好爸看亲家这么客气,更是出手阔绰,给女婿换了辆近五十万的进口车,车主名字是李牧。

  现在双方对离婚没有意见,郑好要求返还车辆,彩礼返还一半。李牧则表示要在彩礼全部返还的情况下才将车辆过户给郑好家。

  经过调解,双方达成一致,由双方按照所占桌数支付酒席钱,李牧提出离婚自愿补偿女方2万元,女方返还彩礼金饰,李牧将车子过户给郑好父亲。

  案子调解好后,承办法官心里则憋了一肚子话想说:

  现在有些年轻人把解决单身问题当成父母给予的一项基本任务在完成,并没有好好经营自己的家庭。真的要好好提醒一下广大单身青年及家长,结婚是很神圣的事情,切勿因为“再不结婚就老了”这种可笑的理由草率结婚,这样给彼此都会带来麻烦和困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