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刘说,他按对方的要求,汇了前面两笔钱,最后的“保险”只给了45778元,“实在是没钱了。”

  “你是不是伙同姓洪的一起诈骗我们公司。”接到“血钻野燕麦”公司的“陈经理”打来的质问电话时,老刘感觉自己都快崩溃了:明明是受害者,怎么反倒成了骗子?

  “姓洪的已经被我们开除了,还罚款10万元。而你,要交8万元自保金和1万元罚款。”陈经理说得“义正词严”。

  面对如此赤裸裸,毫无技术含量的说辞,老刘还真的信了。

  原本以为跟这家公司之间已经没有关系了,没想到对方竟然又“卷土重来”,让老刘把他的会员卡从普通升级到38万元。

  此时的老刘,这几年攒下的积蓄已经几乎全部被掏空。没人能理解他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他以“周转不灵”为由先向朋友借了9万元,接着又通过朋友的网上银行汇了61608元的“税”到对方提供的账户里。

  至此,老刘总共汇出54万余元。而他也开始有点慌了,毕竟这已经不是一个小数目,不仅赔上了他的全部身家,还欠了一屁股外债,赶紧报警。

  到后来,连骗子都骗不下去了

  经过两个多月的调查,一个以陈某为首的17人犯罪团伙在广西南宁被警方捣毁。

  这个犯罪团伙有两个明显的特点:

  年纪都很轻,最大的33岁,最小的20岁,其中团伙的“老板”陈某26岁。

  成员之间关系复杂,彼此不是老乡,就是夫妻、兄妹、姐弟或者其他亲属关系。

  据陈某交代,他的公司开在南宁的一个居民小区里,已经有2年左右了,他平时主要在网上找那些买过保健品的人的信息,又或者通过QQ向那些所谓的信息公司,以每条10元的价格,收购个人信息。

  他手下一共有三组人,在拿到这些信息后,他会分配给手下,让他们打电话回访买药人使用的情况,如果效果好的,他们就会继续推销高价药;要是对方反映效果不好,他们就会安排人冒充消费者协会等帮他们退钱,借机骗取保证金、税款等。

  据手下的员工交代,每个新手“上岗”前,陈某都会亲自教他们怎么打电话,有时甚至把该说的话写下来,让他们照着念;平时打电话时,陈某也会在一旁监督,对他们的表现进行评价和改进。

  而据陈某交代,“生意”好的时候,公司每个月会有七八十万元收入,最差的时候也有三四十万元。而他开给每个员工的工资是每月2000~4000元的底薪,并按骗取金额发放15%~20%的提成。

  直到案发,陈某共骗取了约500万元。老刘只是其中一个。

  骗老刘,是由陈某手下的一个小组负责的。据组长刘某说,他们先后出动了6个人,分别扮演不同的角色和老刘接触。其中刘某的小姑子丁某扮演的是“消费者协会”的徐女士,刘某的丈夫丁某某扮演的是“杨财务”,而刘某本人则扮演了“稽查科”的洪女士。一家三口,就已经把老刘折腾得团团转。

  按照公司规矩,一般是由一个小组独立完成行骗过程的,可这次骗老刘时,一组六人都轮遍了,老刘还是继续上当,没办法陈某只好从别的组抽调了两个人来帮忙,因此共有8个人对老刘实施连环套。

  据陈某等人交代,他们从一开始就发现老刘好说话,说什么他都会相信,没想到的是竟然那么好骗,以至于他们骗了老刘将近30万元时,已经把所有的行骗理由都用完了。没办法,他们只好找人冒充“陈经理”,把“杨财务”玩过的“会员卡升级”的招数又玩了一遍,没想到他竟然还是上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