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天早上,奉化市一家养鸭场内的鸭子突然死伤一大片。次日,鸭主人蹲守在鸭棚门口抓到了“嫌犯”大黄狗。为了取证,养鸭场主人打死了黄狗,从狗肚子里掏出了鸭毛……之后为这事,养鸭场主人跟狗主人打起了一场“鸭狗官司”。

  一大早,鸭子死伤一大片

  林某是村里的养鸭专业户,饲养了几千只蛋鸭,每天给周边的蛋制品厂供应鸭蛋300多斤。可就在去年年底发生的一件事,让林某痛心不已。

  2013年12月31日晚上9点多,林某跟往常一样给鸭子喂完饲料后就回去睡觉了。第二天凌晨4点左右,林某妻子起床给鸭子加饲料时,却发现鸭棚内的鸭子死伤一片,而且很多死鸭叠在鸭棚的角落里。

  看着大量突然离奇死亡的鸭子,林某来不及清点数量,先报了警。

  警方到场后,林某清点了下死亡的鸭子,一共693只。接着,林某仔细查看了现场,发现有几只鸭子有被咬过的痕迹。而鸭子一旦受到惊吓就会争先恐后地往角落里躲,以至于踩踏致死。林某经勘查分析,最后推测可能是体型大的牲畜、野兽冲进了鸭棚。

  为取证,鸭场主人杀狗解剖

  为了查找“凶手”并保护剩下的鸭子,林某一直守在鸭棚附近。次日晚上10点左右,林某在鸭棚外发现了一只大黄狗。看着这只体型硕大的黄狗,林某觉得它就是导致鸭子死伤的嫌犯。于是,林某拿起棍子打死了大黄狗。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林某把狗解剖了,从狗肚子里掏出了很多鸭毛,还有一部分未消化的鸭子。

  之后,公安部门找到了狗的主人金某。金某表示2013年12月31日,他跟几个朋友一起带了7只狗在附近打野味。到了半夜1点多,他们准备回去的时候,发现丢了一只狗。直到警方找到他,他才知道自己的那只狗已经被打死了。当被警方问及是否知道狗咬死了人家的鸭子时,金某表示自己不清楚,这只狗是他从湖南买过来的,当时花了3000多元。

  经审理,狗主人被判赔27000元

  事情发生后,林某与金某针对死鸭损失赔偿问题多次协商未果。2014年1月底,林某将金某告上了法院。

  林某起诉称,被告饲养的猎狗冲进养殖场内,导致原告饲养的部分蛋鸭被咬死,部分蛋鸭受惊后相互挤踏而死。后经原告清点,死亡蛋鸭693只,受伤蛋鸭500余只。剩余蛋鸭受惊后无法正常产蛋,产蛋率下降,直接造成原告经济损失12万元。林某起诉要求被告金某赔偿损失12万元。

  同时,原告申请了司法鉴定,经鉴定该批死亡蛋鸭的价值为27000元。

  在庭审现场,被告金某表示,视频及照片中的狗确实是他的,但金某认为这些狗肚子里的鸭毛是原告林某自己伪造的。

  2014年8月,奉化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法院认为饲养的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该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中从原告发现猎犬的第一现场在鸭棚附近、猎犬胃部有未消化的鸭毛等物及被告承诺愿意承担赔偿责任的事实分析,可以认定,原告蛋鸭是被被告饲养的猎狗咬死从而造成损失的事实。原告的损失经鉴定为27000元。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其他经济损失,因证据不足,难以支持。

  法院一审判决被告金某赔偿原告经济损失27000元。法院判决后,被告方金某提出了上诉,近日,宁波中院对该案作出了二审判决,驳回了金某的上诉,维持原判。

  记者 殷欣欣 通讯员 冯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