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甘心守着一个几十平米的小家具店过一辈子,一位来自江西偏远山区的小木匠居然玩起了资本运作。在其精心“运作”下,一个卖桌椅板凳的小店居然摇身一变成了资本投资咨询公司,短短一年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五千万元。而小木匠也“升级”成了“地下银行行长”……

  创业遭遇危机

  金某,今年40岁,来自江西九江一个山区小城,初中辍学后就跟着一位亲戚学做木匠活。10多年前,他经人介绍,和同乡任某结婚,育有二子一女。

  为了生计,一家人于2005年来到宁波某建材市场打工。由于金某为人较好,工作卖力,木工手艺又不错,深得老板器重。

  三年后,小有积蓄的金某决定辞职单干。他在宁波城北一建材市场开设了一家小家具店,凭着工作中积累的一些人脉关系,生意还过得去。

  但随着近年房地产政策的收紧,加上网络经济兴起,家具店的生意每况愈下,利润也越来越薄。眼看孩子越来越大,宁波的消费水平又高,难道要打道回老家另找出路?金某不甘心:好歹每年过年回家,老家人还叫一声“金老板”,这样回去岂不让人笑话?

  木匠变成“行长”

  事业“转折点”出现了:去年8月一天下午,同在市场内开家具店的林某上门求他借贷十万元,承诺一个月后归还,利息2000元。因为是多年的关系户,金某爽快答应了。一个月后,林某果然连本带利还清,还连连道谢。

  此时,一旁的妻子任某忽然“灵光一现”,建议金某利用积蓄在市场里做一些小额的民间借贷生意。金某听后心动了,一番市场“调研”下来,夫妻俩发现资金借贷市场确系“广阔天地,大有可为”。

  去年9月,金某经中介牵线,成立了专门从事民间资金拆借的投资咨询公司,业务就从建材市场内开始。其实,这家公司就是一个“地下银行”!

  随着业务不断“拓展”,金某的资金需求越来越大。为弥补资金不足,他专门雇了一辆加长的林肯车,前往老家九江进行资金“私募”。为取信他人,他特地叮嘱司机在公众场合必须以“金行长”称呼其。此招果然奏效。最终,金某以高息为诱饵,携巨资凯旋回甬。

  这些资金全部让金某以更高的利息,转手借给市场里的一些经营户,甚至是一些社会人员。然而日积月累下,借出去的钱越来越多,而该收的钱却因为下家经营亏损或恶意欠债而收不上来。眼见窟窿越来越大,一年下来,金额已经滚到五千万元。

  金某仍寻思着如何把这台资本运作戏唱下去。但来自江西的一些债权人因为其多次毁约,忍无可忍下选择报案。今年11月20日晚,鄞州警方迅速出动,在鄞州中心区一举捣毁这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地下钱庄”,将金某当场抓获,同时起获借条、账本等重要物证。

  妻子躲在欠债人家当保姆

  但当天,金某妻子任某闻风潜逃外地。鄞州警方随即派出精干力量进行抓捕。前天,民警在广西南宁某偏僻小区将她抓获。

  戏剧性的是,任某隐匿的地点居然是其一个欠款人的居所。对方欠她300万元,因为生意失败,遂躲债至此。任某为了讨债,也为躲避警方追捕,在无可奈何下,居然赖在对方家里给欠款人当起了保姆,期盼以真诚“感动”对方还钱。

  据悉,当时民警用手铐扣住任某时,她竟然对欠款人说:“你把这几天的保姆工钱算给我,我在里面也要吃饭!”曾经风光一时的“行长夫人”落魄至此,令人唏嘘不已!

  目前,金某夫妇已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宁波日报 记者 沈孙晖 通讯员 李川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