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盯着儿子建琦,看他吃下了一大碗饭,毛女士不由得嘴角上扬了起来。离家出走15天的儿子终于回来了,好端端地坐在她对面,这让她很安心。

  2月8日傍晚,在宁波市江北区压赛村李家的暂住房内,来自陕西的毛女士用这么一句话来形容过去这些天的感受:“他在外挨饿被冻受煎熬,我和他爸爸也在找寻中被折磨!”

  15天前,1月23日,在宁波市江北区一所小学读五年级的11岁男孩建琦,离家出走了,身无分文只带了张公交卡。

  事件回顾

  11岁男孩离家出走

  之前曾被爸爸骂过几句

  2005年,毛女士一家从陕西老家来宁波打工。丈夫夏先生是一名送奶工,她则在肯德基当晚班职员,儿子建琦在宁波一所小学读五年级。

  1月23日(当天是周五)下午4点左右,正在外面送牛奶的夏先生接到了他上级主管的电话,说他儿子和同学来奶站玩了。

  夏先生一听就生气了。一般学校周五下午2点多就放学了,都4点多了,孩子不回家还在外面晃。他让主管把电话给儿子,直接就在电话里骂了孩子几句,大致意思就是这么晚了还不赶快回家,就知道玩。

  夏先生没想到,这通电话是他和儿子之间最后的联系。

  当晚儿子没回家。主管说,建琦挂断电话后,就和同学一起离开了,也没说去哪里。

  当晚到1月25日,整个周末,夏先生夫妻俩马不停蹄到处找儿子。

  在他们暂住的压赛村李家,有不同的人告诉过两人,说在村里看到过孩子。

  听了这话,毛女士有点放下心来,“人还在村里就好,可能在同学或老乡家蹭饭。”

  孩子一晚上不回家也不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