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岁儿子小王得了疥疮,全身瘙痒,抓出了血丝。老爸老王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想起自己年轻时用过的“偏方”,用有机磷杀虫剂敌百虫和硫磺兑水,给儿子涂抹全身杀疥螨。

  当疥螨还没有全部被杀死的时候,小王却中毒了,当即出现了上吐下泻、肌肉震颤的症状。小王在宁波市妇女儿童医院重症监护病房住了一个星期,生命体征才恢复稳定,昨天转到普通病房继续观察治疗。通讯员 马蝶翼 记者 贺艳

  敌百虫、硫磺兑水,涂抹全身治疥疮

  小王很廋,皮肤黑黑的,话不多,安静地坐在床边喝水,皮肤已经不痒了,全身都在褪皮。

  陪着小王的是一位个子小小的女士,是小王的妈妈。她从病房的储物柜里拿出一个塑料袋,打开塑料袋,里面是一瓶白色塑料装的敌百虫、一包用宣纸包着的硫磺。敌百虫的外包装上写着:本品是一种低毒性的有机磷杀虫剂。

  “儿子就是抹了这两样东西中毒了。”妈妈说。

  事情还得从7月20日说起。当天,妈妈把小王从老家云南接回了宁波。在回宁波的前夕,妈妈给小王的爸爸打了个电话,说孩子得了疥疮,全身皮肤瘙痒,还抓出了很多血丝。

  “我老公一听说这个毛病,就说自己20岁那年也得过,还告诉我他用过的敌百虫、硫磺兑水的方法,说一次就见效。听了他的话,我就去找来了敌百虫、硫磺。”小王的妈妈说。

  20日早上,妈妈带着小王回到了北仑家里。当天晚上,爸爸就把这瓶净含量400克的敌百虫倒了差不多三分之一,放了一撮硫磺、兑水,然后拿一只白色纱布口罩,沾着“偏方”给儿子“上药”。除了头和脸,全身上下都抹了遍。抹完之后,一家人安静地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