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上午,茜茜(化名)从法医手中接过了鉴定书,因为一只眼睛失明,她被评定为《人体损伤残疾程度鉴定标准》的八级伤残。她没有哭,她说这几个月眼泪已哭干了。

  一针下去左眼看不见了

  茜茜今年23岁,说起自己经历的噩梦,皆缘于一次美容经历。今年1月21日,她来到奉化一家小美容院,希望美容院的医生把她的塌鼻给整得高一些。医生告诉她,在这里,只需打一针,她将和伴随她20多年的塌鼻说再见。“当时针扎下去后,脑袋先是一阵刺骨般疼痛,之后就发麻了,没有了知觉。后来左眼就看不见了……”

  美容院立即将她送到宁波市李惠利医院就诊。检查结果显示茜茜的左眼已经没有光感了,眼底的视网膜因缺血而水肿、苍白,视网膜动静脉变细了,动静脉可见阶段性血柱,医院随即诊断为“视网膜中央动脉阻塞”。虽然医院对茜茜进行了积极治疗,但是奇迹没有出现,茜茜的左眼视力并没有任何好转。

  “当时,医生摇摇头跟我说没有办法了,我整颗心都沉下去了,感觉世界都塌了,什么都完了,我才23岁啊。”茜茜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仍不可抑制地抽泣起来,“当时就想宁波治不了,那就去上海,去北京,一定有医生可以治好我的。我不要什么漂亮了,我只要我的眼睛好好的!”

  “女儿的遭遇我们无法接受,就算砸锅卖铁,也要把女儿的眼镜给治好!”茜茜的母亲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情绪依然很激动。此后,茜茜一家去了上海,去了北京,可医生给的答案都令人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