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兵当天,解放军军乐团将在阅兵当天第一个进入阅兵场地,最后一个离场,并且要立正持续站立3个多小时。同时,军乐团位于所有参阅队伍的正中央,处于党和国家领导人及中外观礼人员的直接注视之下,要始终保持人民军队的威武形象。这对军乐团团员将是一个严峻考验。刘慧超说:“这就要求我们从音准、节奏、音色到上下乐器动作、演奏姿态等,都要做到精雕细琢。”

  “这次阅兵中,我们小号手站在全军乐团第一排,位置更突出,这就要求我们必须具备站4个小时不动、吹4个小时不错的过硬技能,而且演奏过程中,小号必须保证与地面平行,两小臂夹角90度,这对于小号演奏者来说难度极大。”

  刘慧超说,为了能练就这个本事,他们就在小号上挂上两瓶矿泉水增强臂力。从一开始只能坚持1个小时,到最后能坚持3个多小时连续不停地负重吹奏。可以说是像练端枪一样端小号。

  “那将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

  为了阅兵演奏万无一失,刘慧超和战友们进行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训练。

  “记得时间最长的一次排练,从晚上9点开始,结束的时候已经天亮了。经常练到中途,教官说现在休息一下的时候,却发现脚已僵硬,步子根本迈不开,膝盖弯不下来,坐下来都要一两分钟。”

  在训练间隙刘慧超还编写了《南京军区军乐代表队受阅规范二十条》。“比如,为了不让战士在演奏时眼神飘忽,左顾右盼,我提出统一都注视前方,也就是眼睛斜上方15度的地方,表现自信庄重的精神风貌。”这些规范也成为南京军区代表队主要训练依据,参照训练十分受用,并作为优秀做法刊登《军乐简讯》供全团借鉴学习。由于工作业绩突出,刘慧超被阅兵联合指挥部表彰为“阅兵训练标兵”。

  刘慧超告诉记者,他在大学时学的是音乐表演,在杭州当兵的时候也参加过军乐队,这使得他有希望来报名参加军乐团,不过千余人军乐团是从全军各大单位数千演奏员中层层考核选拔而来,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能够入选参加大阅兵,真是非常荣幸。更何况这次演奏不是一般的任务,是国之大典。我们将用嘹亮、豪迈、坚定的军乐来纪念抗战胜利,也是对无数先烈们的致敬和祭奠。”

  前不久,纪念大会已经进行了专项演练。在彩排中,刘慧超在不到20米的距离看到了三军仪仗队的风采。“我上次看阅兵还是2009年国庆60周年阅兵,当时我还没有入伍,但看到三军仪仗队就非常激动。”刘慧超激动地说,“没想到几年后,他们能在我的眼前走过,而且是在我吹奏的军乐中行进,内心特别自豪,深深感到个人与祖国命运那样的息息相关。我觉得周身的热血都在沸腾,那将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