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1日上午9时,鄞州五乡某村的王大伯突然接到电话。话筒那边有一个男子在哭,并伴有打骂的声响。“爸爸,我不行了,快救救我……”男子开口就哭喊着求助。

  男子说的是宁波话,和儿子的声音有几分相似,王大伯的心立即提了起来。紧接着一个操东北口音的中年男子接话了,开口就说王大伯的儿子在他的娱乐场所里面将老虎机打坏了,需要赔偿3万元。

  好说歹说,对方终于同意王大伯将赔偿降为2万元。随后威胁王大伯不许跟他人提这个事儿,更不许报警,否则就砍了他儿子的手。王大伯被吓得不轻,挂了电话,就拿着身份证和存折匆匆出门了。在门口遇上了妻子,也只是低头说了一句出去办事就走了。

  王大伯走进鄞州银行大厅,满脸大汗地拿出身份证和存折,让银行工作人员帮忙汇款。银行工作人员看出他的异样,便上前询问。但对方的威胁犹在耳边,王大伯只能闭口不谈,板着脸让银行工作人员只管汇钱就好。工作人员一看这个情况,想着老人多半是被骗了,一边劝他冷静,一边耐心询问他先前是否有接到陌生电话。

  王大伯显得不耐烦,但又着急汇款,就离开鄞州银行去了农业银行。哪知农业银行的工作人员也是劝阻他不要汇款,还一个劲地询问汇款的人是不是陌生人,并跟他说有可能是通讯诈骗。

  最后,王大伯进了建设银行,他怕银行工作人员询问,便说是给侄子汇款。这次没有人阻止了,2万元就这么汇了出去。王大伯回到家便给儿子打电话,谁料儿子接起电话就说自己正在公司上班。这下,王大伯傻眼了,自己果然被骗了。

  民警借此案提醒市民,此类电话都是随机性的,福建、江浙一带较多。骗子在行骗过程中以哭声混淆原本的声音,具有很强的欺骗性。骗子会要求对方不要报警或向其他人咨询。应对方法也很简单,第一时间联系所谓被绑架的亲人或者亲人所在的单位就能识别真假。

  (记者 王晓峰 通讯员 吴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