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小郭从陕西咸阳来到宁波工作,这是他第二年春运返乡。

  宁波到西安的火车票,在春运期间往往是“一票难求”。去年,他没有抢到卧铺票,只能全程21个小时坐到西安,忍受着车厢里的各种怪味,上厕所也需要不停赔不是。

  今年,他早早就开始计划回家这件事。制订了4套出行方案,“曲线”回家,从宁波到合肥中转回西安,再转2小时的大巴,在途时间20小时。如果顺利的话,今天中午他就能在家吃上一顿家乡菜。

  设计了4套返乡方案

  我的家在陕西咸阳,宁波到西安的火车票实在太难抢了。去年我折腾半天只买到一张硬座票,全程21小时坐到西安,到站已经有些直不起腰了。

  今年春运前,我做足了功课,早早制订了4套返乡方案:第一套是直达返乡,宁波到西安的高铁,基本上没有抱太大希望;另外三套方案都是中转,采取曲线回家的方式,分别选择在合肥、上海和杭州中转。相比之下,我更倾向在合肥转车,因为杭州和上海的车站太大,我怕换乘拖着行李太麻烦。

  第一天,买票没有成功,第二天,成功买到了到合肥中转的车票,一张是宁波到合肥的G7678次,全程3小时26分;第二张是合肥到西安的特快列车T389次,全程14小时37分。到达西安以后,还要坐2小时的大巴到家,全程算下来需要20个小时。

  对我来说,时间不成问题,最重要的是买到火车票,能安安心心回家过年就行。

  今年过年会特别热闹,弟弟结婚了,而且兄弟姐妹生了小宝宝,多了很多侄子侄女,应该会是一个其乐融融的新年。

  想念母亲的拿手菜

  今年春运回家,我感觉轻松多了,22日上的车,23日到了西安后,我没有马上坐大巴回家。我在西安上的大学,那里有很多朋友,临时决定在西安住一晚,顺便给家里带点年货回去。

  晚上跟着同学去逛年货展会,年味铺天盖地,让我更想家了。我给家里人带了茶叶和腊肉,次日一早就坐大巴回去,到家能赶上吃中饭,刚刚好。其实,一到西安,就开始想念母亲的拿手菜了。

  北方过年的习俗很多,很热闹。这个时候,父母在家里肯定已经忙乎开了,买年货、贴春联、蒸馒头,就盼着我早点回家。

  在我们老家,像我这样的年龄,很多都已经成家立业,有的小孩都好几岁了。像我这样的“单身狗”,有时候难免被三大姑八大姨调侃。但感情的事,我还是希望顺其自然。在宁波工作总体感觉不错,希望能脚踏实地干出一些成绩。以后,带着女朋友回家,父母肯定乐开花了。

  在返乡的路上,老乡在聊车票的话题给我印象特别深。

  老乡说,以前车票买不到,要到黄牛那里买票,一张火车票加价100多,卧铺票价格就更高了。今年好不容易在窗口捡漏到一张高铁票,虽然价比较高,想想咬咬牙还是买下来了。老乡说已经有一年没看到孩子了,再贵的车票都要买,能回家抱抱孩子,这票钱就值了。听着蛮感动,可能这就是回家的意义。(记者 薛曹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