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两天课,听三句好话,老太太就买了六盒保健品,一万多块钱,还不敢让我知道。”金女士上周回娘家帮忙收拾屋子,在垃圾桶里看到吃剩下的药盒子,软语硬压之下,70多岁的老母亲才说了实话。

  这样的事情,生活中并不鲜见。“都知道保健品不治病,嘴巴磨出茧子来,可老人家就是不听。”金女士疑惑“养生课”下了什么蛊,老人着魔一般上当受骗。

  最近,奉化消保委发布的消费警示给大家提供了一个窥探的窗口。消费警示不到一千字,却是八位义工历时三个多月“潜伏”保健食品行业,体验观察摸索出的“行销套路”。

  昨天,记者采访了“卧底”义工和行动策划者——奉化消保委秘书长王剑国。□记者 王冬晓

  出击

  挑了八位年纪较大的义工

  分成两组,准备“潜入”

  奉化消保委组织的这次消费调查始于去年10月下旬,今年春节前结束。为了便于隐藏身份,王剑国挑了八位年纪较大的维权义工,分两组,主要对奉化城区五家规模较大的保健品店进行消费体验,三个月听了25场课,听得最多的是老陈和老何。

  老陈以前开超市,戴副眼镜,儒雅气质乍一看不像生意人。

  “超市不开了,门面房租出去,承租的老板恰巧是个卖保健食品的。”老陈说,接到任务后,他本想通过这层关系“打入”内部,可是“一聊到里面的门道,对方就只是笑笑不说话。”

  “套近乎”行不通,老陈只好和队友一起报名听“养生课”。“卖保健品的不会直接推销产品,他们在菜场、公园、老小区门口送票,票子上写的不是产品介绍,而是养生讲座、保健课程之类的,凭票进店免费送鸡蛋、送油等等。”

  卧底

  报名听课可没那么简单

  “扮老”才蒙混过关

  老陈本以为这事简单,可报了好几个讲座,留了手机号,左等右等不见有人打电话通知。同样落选的还有老何。

  老何是社区调解员,有自己的工作室。因为经常调解邻里纠纷,时不时还得给同行上课,他爱穿一身西装,走路腰杆笔挺,声音洪亮如钟,公文包一夹,走哪儿都像“社区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