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们帮我家了却多年的心愿,以后两个小孩上学再也不用愁了……”前几天,家住象山爵溪街道古城路的周奶奶,接过民警为两个孙女千辛万苦办出的医学出生证明和户口本时,她感激地说。

  通讯员 胡黛虹 胡潇迪 记者 陈嫣然

  姐妹俩没户口被拒之校外

  十年前,周奶奶的儿子周某与相识不到一年的裴某结婚,并先后生下了女孩小芳和小琴。那时,他们两夫妻甚至连结婚证都没有办理,属于典型的未婚先育。

  “两个孩子生下来,他们基本上没怎么过问过,就直接扔给我们老两口养,两个小孙女是我们两个老的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回想起当年的事情,周奶奶神色落寞。

  “我那不争气的儿子,因为偷别人东西进了监狱,媳妇从此再没有进过我家门,也没有跟孩子见过一次面。”周奶奶说,儿子出狱后,因为躲债四处逃窜,连家都没回来过。

  一晃十年过去,两个小姑娘都已经长大,到了该读书的年纪,但周奶奶带孩子去学校报名时才发现,没有户籍、没有出生证明,学校根本不会收。

  给“黑户”洗白成民警心愿

  2016年2月,爵溪边防派出所民警潘建斌走访至周奶奶家,周奶奶就像找到了救命稻草:“我儿子跟他老婆没有登记结婚,孙女一直没有上过户口,现在学校要我们出示户口本才能上学,你们得帮帮我们啊!”

  得知老人的难处,小潘与学校领导进行协调,暂时解决了两个孩子的上学问题。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为了彻底解决上学难题,热心的小潘决定帮忙。

  “身为辖区民警又是户籍民警,这是分内事,再难也要把孩子户口问题解决掉。”小潘回忆说,要想摘掉小芳姐妹头上戴了整整十年的“黑户”帽子,确实有难度。

  落户后一家人泪流满面

  通过详细调查了解,小潘发现小芳当年在医院出生,开具《出生医学证明》问题不大。在经过走访和协调相关部门后,终于把小芳户口解决了。

  小琴并没有姐姐那么幸运,她出生在新桥镇乡下,由接生婆接生,并没有出生医学证明。想上户口就必须开具出生证明,而根据医院相关规定,对于未婚先孕的情况要进行亲子鉴定,还要提供父母双方户口本、身份证等相关证件。

  亲子鉴定需要花费3000元左右,这对经济紧张的周奶奶来说是个负担;另一个难题是,小琴父亲已经“消失”三年多,不知去向,妈妈裴某改嫁去外地,担心此事破坏新的家庭,十分不配合民警调查取证,工作一度陷入困境。

  怎么办?小潘先后多次辗转新桥、宁波、杭州等地进行沟通协调,用真诚感动了接生婆和裴某,她们表示愿意出具相关材料,为小琴证明身份。小琴的户籍办好了,但小潘有一事始终瞒着大家:小琴亲子鉴定的3000元是他出的。

  今年3月,小潘为小芳和小琴落实了户口。当拿到崭新的户口簿时,周奶奶一家激动得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