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憾没能在闭店前再去一次遗憾没能在闭店前再去一次

  01

  正式闭店

  距离最近一次新江夏商城上新闻头条已经过去两年。那是2016年底,新江夏商城有5个玉器柜台被砸,柜台里的玉器被洗劫一空。

  两年后的今天,新江夏再次登上头条,只不过这次竟然是闭店的通告。

  从玻璃门向内窥探,一楼的服装、鞋帽、黄金珠宝等商户已经人去楼空,部分商户的店内还留着大清仓的残迹。

  商场大门侧贴着一张白底红字的告示。告示称,“新江厦商城将于2018年6月1日起闭店调整。”

  该告示另外还提到,“本商场闭店调整期间,一层新江厦超市、四层美日健身、网鱼网咖、海王电玩、六层美萨绮尔等商铺正常营业。持有利时阳光卡的顾客,可在利时集团所属其他商业(新江厦超市所有门店、利时城市奥特莱斯使用)。”

  在新江厦西侧位置开了20多年钟表店的陈老板对这一带非常熟悉。他说,早在今年4、5月份,新江厦商城就开始大面积的清空促销。“我看折扣幅度大,也买了不少。当时听工作人员说要关门了,还没当回事。没想到从6月份开始,真的再也没开门营业过。”

  02

  负重前行

  在宁波经营了25年之久的这家老牌百货真的要“落幕”了吗?

  一位商场负责人表示:新江厦商城确实从6月1日开始闭店调整,在闭店前,整个商城近80户商户已经全部撤柜。

  “但是并非所谓的关门,而是进行幅度较大的业态调整。”

  而这次调整的最大变化是,新江厦商城1-3层将整体租给一家国内大型商业银行。

  “近年受多方面因素影响,新江厦商城盈利能力弱化,整体运作负重而行,在此情况下,企业进行战略调整,通过闭店优化区域布局和产业布局,确实对商业阵地进行了大面积压缩。”这位负责人坦言。

  4-5层将继续由原新江厦团队进行商业布局。但与原来的零售百货业态为主基调有所不同,这次调整后,将基本放弃以男女服装、箱包、床上用品、钟表等为主的“百货业态”,之后将以美容健身、教育培训、轻餐等娱乐休闲业态进行替代。

  而在此次正式放弃“百货业态”前,新江厦商城也经历过几次尝试。2009年,新江厦曾尝试在原有百货业态的基础上,增加少量餐饮、娱乐项目对业态进行丰富,但由于硬件条件限制,难以做出大刀阔斧的改动,收效甚微。

  2011年,考虑到商场周边大多为老小区,所住居民也以中老年为主,新江厦重新调整定位,走细分市场,目标客群从原来的“老少通吃”,涵盖各年龄段,调整为中老年客群。这一次定位调整使得新江厦商城一度“回血”。

  但随着零售商业模式的变革带来消费习惯和需求的变迁,以及一桥之隔宁波第二百货对中老年市场的深耕带来的同质竞争,新江厦商城最终还是决定在此次调整中,正式放弃百货业态。

  据了解,新江厦商城在6月初正式闭店后,目前包括整个商场1-3层,以及4-5层都已经开始进行整体规划、设计和装修。未来将保留部分商户和配套。调整后的新江厦商城最快将于今年年底重新开业。

  03

  从辉煌到衰落

  对于新江厦商城,大部分宁波人都是有记忆归属的。这家成立于1993年的传统百货,在整个90年代,在中山东路这条“浙东第一街”上,都有着不可取代的位置。

  1993年底,经营面积1.15万平方米的宁波新江厦商城出现在江厦桥东侧。新江厦的出现标志着中山东路商业街自此跨过了奉化江,也结束了老江东没有大型百货商场的历史。在90年代这个属于单体百货的黄金时期,新江厦商城也曾一度辉煌。

  “当时,宁波百货业有四大天王,分别是华联商厦、宁波第二百货、新江厦商城、长发商厦。无论是销售额、坪效、还是客流量,当年的新江厦商城都是名列前矛的。1997年-2000年,是新江厦商城最辉煌的几年。单店的年均销售额达到5亿元,利润有8000多万,这在当时的消费背景下,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数据了。”利时集团企划总监杜锡平坦言。

  与宁波大部分传统百货的遭遇类似,新江厦商城真正意义上的“举步维艰”始于2009年前后,“当时,一方面电商规模越来越成熟,已经对实体百货形成了实质性的冲击;另一方面天一广场、万达广场等购物综合体也大幅度分流了原先单体百货的客流;再者单体百货同质化经营。”

  “从2012年以后,新江厦商城的盈利情况每况愈下,到近三年,整个商场只能勉强保持盈亏平衡。而这还是建立在我们自持地产的基础上,如果要额外缴纳租金的话,那这几年实际上都是亏损的。”杜锡平坦言。

  对此,市商务委市场运行和消费促进处处长尹秋平认为,目前实体商业已经进入重点关注消费者本身的时期,以“购物”为导向的传统商业模式已无法满足当下人们对体验、休闲和社交的需求,实体商业想要实现突破,必须改变直接销售产品为主导的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