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浙江|新浪宁波|资讯|美食|旅游|时尚|汽车|健康|同城|惠购|世界杯

|注册

新浪宁波

新浪宁波> 旅游>热点目的地>正文

九州:首个法裔日本人的东土足迹(组图)

A-A+2013年3月20日07:12环球网评论

  弗朗索瓦·卡隆(Francois Caron)是第一个涉足日本国土的法国人,九州是他最先抵达的地方,当时这是一个不断向西方靠拢的岛国,而他是这股潮流最好的见证者。我们前往九州,试图梳理出 17 世纪初这个日籍法国人在此处的足迹。

九州九州

  从出生起,弗朗索瓦·卡隆就是一个注定要被放逐的人。1600 年,这位新教教徒出生于比利时的布鲁塞尔,在荷兰长大,直到 65 岁,他才名声大振。以现在的眼光看,他的“无国籍”的身份可以称作是“世界公民”的典范,但是在当时却引起了轩然大波。他换国籍就像我们换乘轮船一样随意。他长得什么样子呢?这一直是个谜。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通过他撰写的著作《强大的日本王朝》,我们可以从中读到杰出的文学才能。

  一无所有,这就是他在 17 世纪初的状态。他 19 岁登上了东印度公司的轮船,职业是厨师学徒。此前十年,一个叫威廉·亚当斯的英国人在日本九州岛的平户市开办了一个酒馆,同样,我们的主人公也在这儿停下了流浪的脚步。

  他已经不需要迁徙了,因为九州岛这片地区已经足够让人饱览大千世界的多彩变化。那些在屋久岛生活的居民既可以在长满了 7000 年古木的原始森林中逡巡漫步,也可以在原始海滩恣意徜徉。他们可以在柳川的运河上放舟荡漾,可以浸泡在黑川的温泉中,可以在太宰府的神道庙宇中闭关静修,静观一年四季周而复始的变化。一旦他们踏出神庙的门槛,又会重返这个生机勃勃的世界。如果这个世界上存在一个让人生重新归零的地方,那么也许在九州岛可以找到。

  鹿儿岛市:群岛与世界的连接点

鹿儿岛市鹿儿岛市

  在这里,我们随处可以体会到费尔南·布罗戴尔的名言:“大海分割着世界,与此同时,大海又将世界紧紧连接在一起。”福冈正骄傲地向世人展示它国际化大都市的风范,以及它现代的生活艺术。在南端的鹿儿岛市,集装箱卸下了大批的茶叶、面包和啤酒。这里是群岛与世界的连接点,甚至按照种子岛旅游局的说法,这是群岛与宇宙所有星球的连接点,“是最接近月亮的地方”。正是在这里,日本发射了自己的运载火箭,也正是在这里,葡萄牙人于 1543 年登陆。一手拿着火枪,一手拿着圣经的葡萄牙人教会了日本人制造前者,阅读后者。在不知疲倦的弗朗索瓦·克扎维耶的带领下,他们改变了成千上万名日本人的宗教信仰。

  与日益西化的日本相反的是,弗朗索瓦·卡隆逐渐被日本风俗同化着。他学会了日语,与当地的日本女人组建了家庭,并且生了六个孩子。他赢得了当地人充分的信任,有一次,人们甚至派他去印尼的巴达维亚解决和东印度公司的纠纷。他在那里成功地化解了纠纷,用一场“荷兰式”的晚会让敌对的双方化干戈为玉帛。在《强大的日本王朝》一书的前言中,传记作家雅克和玛丽安娜·普鲁斯特谈及这件趣事,说道:“这次和解展现了卡隆的所有智慧。”同样也展现了所有日本人的智慧,这样一个封闭的国家居然可以授命一个外国人代理本国纠纷。弗朗索瓦·卡隆从来都是以“自家人”自居,与葡萄牙人不同,他从不为天主教宣传布道。

  在这里发生过一宗基督教的惨案:1637 年,岛原村的天主教居民无法忍受沉重的赋税和羞辱,揭竿而起反对幕府将军。他们躲进了一个废弃的城堡中,却未曾想,城堡中藏着大量宝藏。幕府将军下令歼灭造反者,并向荷兰人请求援助,荷兰人包围了城堡,在城堡中的3.7 万人中,除去被幕府将军收买的一个叛徒,其他人无一幸免。士兵们清点着死去的男人的头颅、女人和孩子的鼻子。如今的城堡外只有这萋萋芳草记录着曾经惨烈的屠杀,在这个巨大的遗址中,悬挂着一个孤独的十字架,见证着这段与基督教有关的惨痛历史。“不久之后我们就要把十字架拆了,因为当时建造的时候并没有获得许可。”当地导游这样解释道。

  长崎:出岛上的各国风情

长崎长崎

  这场屠杀结束后,整个国家彻底对外封闭了。从此之后,日本只与荷兰进行贸易往来,而且商贸活动只在人造岛屿出岛上的长崎市进行。直到 1859 年,日本与外部世界唯一的贸易往来仅仅通过两扇三米宽的城门来完成(一扇门用于出口,一扇门用于进口)。在这座慵懒的城市里,东方的佛教与西方的基督教相互交融,处处弥漫着酒馆的酒香,这里有混合了中国、日本和欧洲风味的美食,比如葡萄牙人带来的卡斯特拉蛋糕,这里还有星罗棋布的欧洲风格别墅。“蔗糖是通过长崎市进入日本的,人们总是说,离长崎越远,菜肴的甜味越淡。”导游解释道。

  从1951 年起,市政府一砖一瓦重修了出岛旧址,使其焕发了夺目的光彩。日本发生改变了吗?在《长崎》一书中,小说家埃里克·费耶讲述了一个年迈女人的真实故事。她如同隐形人一般生活在一个男人家里,悄悄地改变着这个人的生活,而男主人却毫无察觉。其实,长崎市何尝不是这样呢?这个一直处于日本社会边缘的岛屿一直坚守在那里,悄无声息地改变着它的主人,因为在与世界隔绝之后,日本从没有真正从伤痛中恢复过来。“嫁接”西方文明似乎是难上加难。

长崎市郊外一座模仿荷兰风格而建的人工城市长崎市郊外一座模仿荷兰风格而建的人工城市

  正如豪斯登堡,就是长崎市郊外一座模仿荷兰风格而建的人工城市。“迈克尔·杰克逊还下榻过那里呢!”在游客们被芦笛声弄得昏昏欲睡时,导游的这样一句讲解顿时让大家来了兴致。但是这种“嫁接”一旦成功,将产生无与伦比的果实。法国就曾依葫芦画瓢,将伊万里(日本港口城市)的精致的亚洲瓷砖浮桥复制到了巴黎。在鹿儿岛市旁边的指宿市,白水馆就是仿照中国式样设计的,这种建筑风格甚至也深刻地影响到了 20 世纪欧洲的艺术家,《丁丁历险记》的作者埃尔热就是其中一个。

  基督徒悄悄地回到岛原市,那些没有放弃宗教信仰的人自发地形成了另外一种信仰,一种结合了佛教、神道教和基督教的宗教。祈祷仪式在神道教神庙中进行,圣餐为大米和清酒,信物为纸质十字架,因为如果遇到紧急情况,可以很快吞下信物不被人察觉信仰。

  19 世纪中叶,当日本终于向世界敞开大门的时候,这些教徒拒绝接受罗马教廷,他们认为,自己才是真正的救世主。是的,300 多年来,他们的伤痕依然在流血。在平户市,这样的基督教徒还有几百人,但是正如城中教堂的神父所说:“没有人认得出他们。”即使是他们的非官方代表俊彦重次也拒绝承认自己的信仰。“20 世纪初的时候,别人迫使我的祖母践踏我们神圣的画像。”他回忆道。神秘性渐渐变成了他们宗教的一部分。对于这些人来说,活在阴影里是最好的生存方式。真正明确表明信仰、践行信仰的人不超过 40 个,他们正逐渐被遗忘。

打铁打铁

  如今已经变成旅游景点的海滩以其绮丽的景观吸引了大批游客。但是正是在这里,大批殉道者被砍去了头颅,以后的漫长岁月中,人们甚至不能用供奉十字架来缅怀他们。在被斩首之前,他们拒绝供出教会的其他兄弟,他们高声喊着:“基督徒,只有我们,天堂就在不远处!”

  在已经变为水城的大喜町,曾经被用作酷刑工具的滚沸的浴室变成了治疗风湿病的良方,这是日本最大的自然公园。弗朗索瓦·卡隆随后动身前往台湾。很显然,这个没有任何种族优越感的西方人,喜欢中国人胜过欧洲人。他的第二任妻子是个只有 19 岁的荷兰人,一个水性杨花不守妇道的女人孔斯汤蒂亚,她又为他生了七个孩子。尽管身处台湾,但是弗朗索瓦·卡隆时刻关注着日本,他极力推荐当地官员前往那里,享受清洁身心的日本温泉浴。

  他 51 岁时重返荷兰,但是他并没有停下随船只远洋的脚步。在他 65 岁时,路易十四的重臣科尔贝雇他代表法国前往印度洋诸岛开展业务,比如马达加斯加、苏拉特、锡兰等等。正如画家死于画板上一样,73 岁的他在航海途中逝世—死于里斯本外海的海难。正如古罗马思想家普鲁塔克所说:“人生必须做的是航行,而非生存。”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宁波|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同城|旅游|健康|读图|站点导航|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