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浙江|新浪宁波|资讯|美食|旅游|时尚|汽车|健康|同城|惠购|世界杯

|注册

新浪宁波

新浪宁波> 旅游>热点目的地>正文

属于男人的马克萨斯群岛(组图)

A-A+2013年3月20日07:32新浪旅游评论

  生活只是恋爱和歌唱

  高更已经长眠,不再离去,岛上的后代们,他们的生活,就像高更所希翼的那样,做梦、恋爱和唱歌。

  镇里有一家商店,据说就是当年高更经常来打酒的杂货店。在和店老板比划闲聊时,老板说高更的后人还在这个岛上生活呢,不过,他似乎并不太愿意和别人聊起自己的身世。

生活只是恋爱和歌唱生活只是恋爱和歌唱

  当年,美国人曾经特地到这里寻找过高更的后代,找到了高更的一个孙子,并给了他巨额的一笔钱,把他带到了美国,这是高更的孙子啊,所以,他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画画就可以了,这是美国人想要的。可他哪里会画画?高更留给他的,除了血缘以外几乎什么都没有,如果有的话,就是一样地对西方文明的不适,无法忍受城市里的浮华和喧嚣,和那种对马克萨斯的依恋,所以,很快他又回到了希瓦欧阿,或许在他的心目中,自己只是土著母亲瓦艾奥的孩子,而不是那个白人父亲,那个如今赫赫有名的杰出艺术家高更的孩子吧。

  怎样才是一个真正的马克萨斯男人呢?正在我们思考之间,一匹棕红的马踢踢踏踏地跑过来,骑马的男人带着宽檐帽子,小腿和整个手臂都是密密的文身,如同歌唱一般,他吆喝了一声什么,店主人抛过去了一罐啤酒,骑在马背上的男子背后,背的不是猎枪,是长长的法式棍子面包。1872年,马克萨斯才引进了马匹,可今天马匹和汽车一样,是岛民们出行的主要工具。公共交通?想都不要想,骑着马来买酒,骑着马到海边晒太阳……这是希瓦欧阿的一幕,很特别又常见,马克萨斯的男人都要肆意的自由,如同快马一般驰骋,他们亦要浪漫的生活,如同远在巴黎的记忆。

  不仅是那高更的后代,岛上居民大都是经过了几重的混血,让这里的人愈发出落得千姿百态的美丽。

  阿图奥纳小镇中心教堂旁,有一所学校,里面的女孩子,灵动得就像诺阿诺阿的花香,轻盈却久久不散。当年,高更那位14岁的小女伴Vaeoho,瓦爱奥,那个如今还生活在这里的后代的母亲,就曾经在这所学校里学习,这也是高更从大溪地坐了6天6夜的船,来到这里的某个秘密吧。

  在学校,我遇到了一个男孩子,耳边夹着一朵硕大清香的栀子花,若是他不动不说话,就是一个很俊朗的男生,可是他不经意露出的妩媚,却是女孩子都很难得有的,我们隐约猜得到,他应该就是一个成长中的Mahu了。班里不少的女孩子和他关系很好,很多男同学,也和他亲如兄弟,一点儿都不把他当成异类。他是班里的活跃分子,老是怂恿我们去他的班级里,和他的同学一起开个班会,介绍一下遥远的中国。

由于人口稀少,这里的时光总是过得悠闲自在,绝无半点匆忙 由于人口稀少,这里的时光总是过得悠闲自在,绝无半点匆忙

  正式的班会当然没有开成,我们喜欢和他们随意地叽叽喳喳地聊天,他说记不得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像个女孩子一样,爸爸妈妈和周边的人,都夸他比女孩子还要心灵手巧,妈妈有时候会很认真地打扮他,打扮得漂漂亮亮干干净净的。为什么不能像个女孩子一样生活呢?只要你愿意。既然女孩子能穿裤子,为什么男孩子不能穿裙子?是啊,为什么,我们会有这么多为什么呢?

  马克萨斯人有一种肆意,对自己肆意地宠爱,包括对性别和两性关系的期许。而这里的色彩自然也是肆意的,简直像是一场大会战,热烈的阳光,让颜色有点变调,开着车的女人,骑着马的男人,渐渐从镇里散回家去;这里的光阴却让人觉得实在,高高的山峦包围着西边,没到6点就霎时暗了下来。白天的炙热,似乎把所有的光芒都挥霍了,夕阳匆匆就落下,阳光也是肆意如此,毫不遮掩,成就了这里肆意的生活。

  坐船来的萝丝夫妇

  Rose Corser来的时候根本还没有机场,所以,她是乘坐自己的帆船来的。1972年,她和丈夫驾驶帆船,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出发,远航到了努库希瓦,这里的美丽和神秘,就像塞壬的歌声一样,让他们不由自主地留了下来……

  关于Rose Corser的故事,我们在飞往努库希瓦的飞机上就有听闻。我们将要投宿的客栈就是Rose家。可是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在努库希瓦居然有这么高的知名度。

  坐在我们身后的是一个法国老男人米勒,拿了一笔退休金就从法国本土跑到这里来了。他找了个努库希瓦的老婆,是大溪地航空的空姐,如今女儿都生了两个可就是没有结婚,在法属波利尼西亚,生活成这样的法国人一大把。好歹,这里也是法国名正言顺的海外省呢。

  米勒一听我们打算住在Rose家里就说,这女人不简单啊。如果没有她,或许努库希瓦早就被现代生活所遗忘了吧。诚然这话有点儿夸张,但也说明了Rose夫妇和努库希瓦丝丝缕缕的关连。

  作家梅尔维尔说,努库希瓦的美丽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可是,我们觉得更费解的是,为什么小小的努库希瓦岛,从机场到努库希瓦中心Taiohae,要足足两个半小时呢?从地图上,我们可以看到,机场建在荒无人烟的西北端小渔村Deserte,而Taiohae却在最东南处,也就是说,从机场到努库希瓦的中心竟要穿越整个岛屿。而为了安慰因路途颠簸遥远而焦灼不安的游客们,几乎每一家酒店的主人,在确定接机航班的邮件中都会加上这么一段话:在两个半小时的路程中,您将充分享受到努库希瓦无比美丽的景色—难道仅仅为了让人们更好地感受努库希瓦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美丽,所以,才把机场设在这么遥远的地方吗?

  米勒的空姐老婆莉莉给了我们一个答案,努库希瓦山势陡峭,处处是狭窄山谷,根本就没有一块足够大的平地,岛的四周都是几乎垂直的山峰,直入海里,除了这西北端幸存的一小块平地之外,整个岛,就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建机场。

  而Rose Corser来的时候,根本还没有机场,所以,她是乘坐自己的帆船来的。Rose是一名教授艺术的老师,为了完成自己的硕士论文,一项与波利尼西亚艺术文化相关的研究,于1972年和丈夫驾驶帆船,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出发,远航到了努库希瓦。这里的美丽和神秘,就像塞壬的歌声一样,让他们不由自主地留了下来,硕士学位当然没有拿到,可是,她在这里建立起了一个颇为丰富的波利尼西亚文化博物馆。

  Rose是一个清瘦的女子,头发虽已花白,却依旧浓密,她的丈夫已经过世,在这个僻远的美丽小岛上,相守一辈子之后,Rose当然也不再提回美国的事情。我们入住时,偌大的客栈里,除了我们没有别的客人,可她也不慌张着急,看得出来,她主要的精力放在了和酒店连在一起的博物馆上。

  其实,Rose做生意的天赋不差,Rose说,从现在的这个客栈再往上走一些路程,那家Keikahanui酒店,是努库希瓦最大最豪华的酒店兼餐厅,也曾经是她的,只是丈夫过世之后,她再也没有精力和心情去打理,所以才转让了那家酒店。“就算赚了很多钱,在这里也没法花啊,还不如做一些事,一些自己喜欢做的事。”所以,酒店开得怎么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Rose想保留下那些古老的波利尼西亚人生活,文身、木雕、石雕、差不多要消失的宗教仪式,所以,就有了她钟爱的博物馆。

  千余人的Taiohae,沿着山脚蜿蜒分布在海岸线上,机场在那么遥远的地方,还不能保证每天都有航班,你想要什么东西,还得看轮船愿意从帕皮提运过来什么呢,难怪Rose有这样的感慨。有一天,我们在海滩上溜达,被旅游局的工作人员拦住了,让我们帮忙做一份调查问卷,关于旅游业发展的,咦,这里有很多游客吗?“不多,所以,你们得帮我们做这个调查,或许,将来就有很多游客来了呢?”她诚恳地回答。

  我们想想Rose的博物馆,有一些晚上,在她家门口聚集起来跳舞的土著人,又想想岸边晒着鱼干的渔民,以及骑着马在海里洗澡的男人们,还不知道如果那一天到来,很多游客来到这里,Rose的这一场波利尼西亚梦,会不会被惊醒呢?

  TIPS

  努库希瓦岛(Nuku Hiva)

  太平洋东南部马克萨斯群岛主要岛屿。其陆地面积119平方公里。南岸泰奥海伊湾的泰奥海伊镇是马克萨斯群岛的行政中心,盛产椰子。文/图:陈阳/李溱

[上一页] [1] [2]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宁波|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同城|旅游|健康|读图|站点导航|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