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浙江|新浪宁波|资讯|美食|旅游|时尚|汽车|健康|同城|惠购|世界杯

|注册

新浪宁波

新浪宁波> 旅游>热点目的地>正文

盛产火腿的千年古镇诺邓(组图)

A-A+2013年3月29日07:23蜂鸟网评论

  诺邓,在“舌尖上的中国”里因火腿而火了一把的千年古村,隐藏在红色砂岩里的仿佛不仅仅是味道。这里曾住着大理段世子孙,从汉武帝开滇,这里就因盛产优质井盐而专门设了“比苏县”。在茶马古道上这里曾经是万商云集的通都大邑,其繁华达1000年之久。

 红色砂岩里的诺邓古村 红色砂岩里的诺邓古村

  红色砂岩里的诺邓古村   

  诺邓是默默无闻的。在村口那间破屋里,如果不是写着诺邓井旧址的标志,你很难相信就是这样的一口井,为这个村庄流淌了1000年的富贵荣华。如今,这口井老了。我把头从那道窗洞伸进去看,除一屋子积水,水面飘着些塑料口袋外,这口西汉盐井,什么也没留下。我忽然想起一双盈满浑浊老泪的眼睛,这时的诺邓宛如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

三四百户人家主要分布在村中山洼和西北阳坡上三四百户人家主要分布在村中山洼和西北阳坡上

  如今的诺邓,几乎每户人家都养马,还有些依旧靠驮运货物赚钱。这儿三四百户人家主要分布在村中山洼和西北阳坡上。在西北阳坡,人们依几条弯曲干道,傍山构舍,层叠而上,那些“一颗印”、“一正一耳”、“三坊一照壁”、“四合一天井”、“四合五天井”等典型白族民居,就这样错落有致地堆涌到我眼前。诺邓人徐镒告诉我,“你别看这里房子破落,解放前,它可是整个云龙县唯一没草房的村子。”    我沿阶而上,走进的第一户人家就是徐镒的家。徐大爷已57岁,一儿一女都在外面打工,他的家族一直住在这里,已延续20多代,他说他们这里都是白族,姓黄、徐、李、张、杨、段的多;地里只种玉米、麦子,几乎没有田,谷子都靠从外面买。

  徐大爷家里的两匹马正在院里打着响鼻,屋角堆满了南瓜,楼顶上晒满了黄澄澄的玉米。我问徐大爷日子算能过吗? 他说“挺好”。他蹲在屋门口,满脸微笑。离开徐大爷家时,他牵着两匹马儿出门,我听见了那种叮叮当当的声音,这是马身上系着的铜铃发出的。徐大爷说,他出去帮人驮点儿货,平时也就靠这个挣点零用钱。我站在山坡上,看着徐大爷跟马向山下走去,逐渐隐在逼仄的巷子里,留下清脆悦耳的铃铛声。   

  诺邓村至今家家户户都养马,从这些马匹身上,依稀可见过去马帮的影子;那时,马帮云集诺邓,实在热闹。现在从村子北山到西边近雀城一带,被称为“古宗坪”(当时村里的人称藏族同胞为“古宗”)的地方是藏族的马帮驻足牧马处。村子东北山麓,有个场地名叫“回民坪”的是当年回族商队马帮、牛帮常驻之地。去时驮盐,回时驮米,还有现在出名的诺邓火腿、猪肝糁等土特产也被顺带运走。“万驮盐巴千石米,百货流通十土奇。行商坐贾交流密,芒铃时鸣驿道里。”这曾是每个诺邓人都能骄傲说出来的句子。

  这里曾居住着大理段世子孙

  我信步在村里穿行,这里仿佛是一个博物馆,举凡中国大地上能见到的普通建筑:寺庙、牌坊、会馆、祠堂、府第,几乎全有。这里的人既有“本主”信仰,供奉他们自己的英雄人物,又信奉“诗礼传家”的儒家思想和“乐善好施”的佛家教义,而道家的阴阳五行也有一席之地,特别是道家的洞经音乐。我来到大青树下的“吃住店”,这里是当地大户黄家的一个老宅子构建的民宿。主人家是这儿祖传的中医师,也是当地唯一的医疗点。古拙的屋堂,藤椅,树凳,伴着熟悉的PU管,点滴瓶,有一种时空的错落感。

这里是当地大户黄家的一个老宅子构建的民宿这里是当地大户黄家的一个老宅子构建的民宿

  黄姐招呼我们喝了一种茶,是黄先生自己配置的药茶,十几种草药在里面,依稀有薄荷,桔梗,金银花。终于等到黄大夫得闲了,我决定跟他讨教一下关于诺邓的姓氏。从我读来的资料里说,在南诏前较早时期,诺邓井附近的居民都是“随畜迁徙”的土著;当地传说,盐卤最初的发现者就是姓氏为诺和邓的牧民。不过,也有学者认为,诺邓(lao de)是白语,意思是“虎儿”,是远古时期对虎的图腾崇拜,也是氏族的名称。

黄先生自己配置的药茶黄先生自己配置的药茶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宁波|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同城|旅游|健康|读图|站点导航|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