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浙江|新浪宁波|资讯|美食|旅游|时尚|汽车|健康|同城|惠购|世界杯

|注册

新浪宁波

新浪宁波> 旅游>热点目的地>正文

拾味昆明 跟着味道走一座城(组图)

A-A+2013年4月13日07:40《时尚旅游》评论

  这是一座看上去没有强烈主题的城市,它不承担着某种责任,慵懒地绽放在西南这块充满阳光和香气的土地上。翠湖、文林街、三义街、遍地的茶楼,这些只是符号,算是它肌体的一部份,可没有哪处算得上是这城市的名片。米线、火腿、烤豆腐、傣味、省内土菜和甜米酒,这么多东西算是它散发的香氛细胞,可没有哪样可以代表得了这座城市的味道。只有阳光和春色在这里似乎是永恒的。它算是个高原之都,但一点都不如拉萨那般直接,光影在这里虚幻而又真切可靠,那种印象主义式的灿烂和迷离。所以久居于此的人们喜欢柔软这个词汇,连那些随着时光消失的地标和味道记忆也慢慢变得柔软起来。

昆明昆明

  1899 年,法国人方舒雅(Auguste Francois)带着7 部相机来到云南昆明,他在这里生活了5 年,工作是法国驻云南名誉总领事,其实他隐秘的身份是一个摄影师。在这5 年里,他的镜头对准了这座西南的小城,从官员到贩夫走卒,从雄伟的建筑到破败的街道,他用镜头和玻璃干片记录着昆明的生活。100 多年后的2013 年,昆明似乎成为另外的城市,老照片上的昆明早已经消失在历史中。只有东寺街的东寺塔还在,保持着当年的样子。城市总在不停变迁,新的并没有到来,旧的却早已经远去。唯一不变的,似乎只剩下昆明的方言、食物,以及好天气。

  拾起一座柔软的城

  昆明的黄昏过于漫长,每天落日时分,中国的城市从东边开始,一座座沦陷于黑暗,云贵高原上的昆明依然还在光芒中。这座原本古老如今簇新的城市要在大多数城市黑下来之后,才黯淡下去。金色的黄昏,闪着光的街道,似乎在这座城市里是永恒的。

  昆明永恒的只有它的温柔。李森一边说话,一边拿起水烟筒,咕咚咕咚抽了几口烟。这是许多云南人的心爱之物,可以没有饭,但是不能没有水烟筒。

  在这个“温柔之乡”里,似乎万物都很害羞,美德呀,恐惧呀,疼痛呀,都深藏不露。不像北京、上海、广州、西安诸多特色鲜明的、雄赳赳气昂昂的大城市,在历史上要么像个政治怪物,要么是经济怪物,要么是现代化怪物,要么是历史癖怪物。或许昆明的特色就在于这座城没有一个巨大的、让所有人都陷进去不能自拔的特色,或者更确切地说,今天的昆明,已经集中了各种城市怪物的特点,是怪中之怪,或见怪不怪。

  可不管怎么说,昆明是我们热爱的城市。昆明多数人一辈子不出城,从来没有计划远行。昆明就像一部没有强烈的主题思想和起承转合那种叙述方式的天书——不存在开头,也没有结尾,只有不断滋生出来的、永远让人不好捉摸的细节。

昆明昆明

  文林街取名自“文人如林”,在以前,这里是云贵的考生们赶考的落脚地,在西南联大时期,这里也是文人们的集聚地,沈从文也曾经在这条街上居住。几十年之后,文林街依然是昆明最具有文化气质的街道。从前的茶馆都换成了酒吧和咖啡馆,在树荫下闪耀。

  盘龙江是昆明的塞纳河。昆明人尤其是昆明的文化人,对巴黎有一种精神和情感的亲密关系。昆明人不管是否到过巴黎,是否看见过塞纳河,都会把昆明喻为巴黎,把盘龙江喻为塞纳河。这大概有三方面的原因:其一,巴黎是现代艺术之都,是现代精神和思想的策源地之一,昆明人景仰这样的圣地。昆明人不喜欢那些指手划脚、鱼肉人民的城市。其二,昆明温暖的天气,昆明的蓝天白云,那种虚幻而又真切可靠的光和影,那种印象主义式的灿烂和迷离,与巴黎的自然景色和塞纳河的波光非常相似。昆明人不喜欢那种灰头土脸、饮食粗燥、制造沉闷文化、靠外省人养活的城市。其三,云南曾受法国殖民文化的影响。昆明人的市井文化,街道文化,生活方式深受法国人的影响。

  溢出时间的香味儿

  1938 年,滇缅公路通车。从昆明到瑞丽,再经瑞丽到缅甸。这是一条抗战生命线,昆明成为大后方,国际救援的物资源源不断地通过滇缅公路进入中国。

  在那个时候,蒋彪的父母都还在逃难的路上,他父母都是北京人,父亲蒋助成,出生在北京西直门外的蒋养房胡同,满族,祖上曾经辉煌显赫。蒋彪没有出生在北京,而是出生在贵州,他出生之后不久,一家人举家迁往昆明,他的父亲开始了在西南联大教书的生涯。

  西南联大,算是近代昆明历史上最辉煌的过往,中国最顶尖的学者教授文人汇聚于此,开创了一个传奇时代,可以随便罗列一些人名:钱钟书、陈寅恪、钱穆、朱自清、闻一多、沈从文、吴宓、梅贻琦、华罗庚、冯友兰、金岳霖、叶企孙、周培源和吴大猷...... 他们如灿灿星辰,点缀在昆明的天空之下。

  蒋彪的家在昆明钱局胡同,与闻一多是邻居,至今他还记得闻一多的样子,高高瘦瘦,穿长衫,戴眼镜,他管闻一多叫“闻伯伯”。

  与西南联大的师生一起迁往昆明的还有众多餐饮名店和知名厨师。在上世纪40 年代,昆明最繁华的一条街是“晓东街”,街上有一家南屏电影院,这里上映的都是好莱坞电影,那个年代流行戴礼帽,在电影院座位底下还有一个专门放帽子的柜子。影片都是没有经过翻译的,于是现场会有人同声口译,把影片中的英文对话翻译成为昆明话。

昆明昆明

  当时有许多著名的餐厅,比如北京的东来顺,广东的冠生园,街头有大量的咖啡馆,其中著名的一家叫白宫,专门卖冷饮冰淇淋,后来改成了白云咖啡室。陈纳德和他的飞虎队驻扎云南,大量的美军在此生活,给昆明多了一些美式的风情。美军招待所里有不少中国厨子,蒋彪的两个师傅都曾经在美军招待所工作:一个叫郭瑞,北京人,说着一口流利的英语,但是一个字也不认识;另外一个叫冯汉生,香港人,做西餐,也说着流利的英语。

  抗战时期,昆明是大后方,与重庆陪都遥遥相望,英国、德国、美国等许多国家都在昆明有领事馆,这个时期是滇菜最为繁盛的时期。

  1960 年,蒋彪入行做了厨师,60年代的昆明,只有少数几家餐厅了,其中有一家叫国营食堂,里面的套餐10 块钱一套,还需要加上4 两粮票,菜单的内容是:米饭二两,馒头一两,花卷一两,红烧肉,炒肉片(有时候是回锅肉),金钩白菜。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宁波|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同城|旅游|健康|读图|站点导航|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