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浙江|新浪宁波|资讯|美食|旅游|时尚|汽车|健康|同城|惠购|世界杯

|注册

新浪宁波

新浪宁波> 旅游>热点目的地>正文

苏州光福古镇 寻找时光里的帆影与百工(组图)

A-A+2013年6月24日00:21金羊网-羊城晚报评论

  凭着八百里太湖和二千多年的吴地文化,原住民们当仁不让地将“湖光山色,洞天福地”这样的赞誉取下两字做了自己家乡的名头。“光福”是吴文化的 一个极重要的关键词,这里有太湖千帆竞发百舸争渡的恢弘场景,那些充满古典气质的木质多桅帆船或许早在宋代就已经在湖面上漂泊,至今仍有渔民终年生活在船 上,他们是最后的,坚守着传统的水上部落。

晨曦中的光福渔港村码头,帆影绰绰晨曦中的光福渔港村码头,帆影绰绰

  古老的光福亦是名动江南的“百工之乡”,数个世纪以来,这里一直出产着精雅、隽永、书卷气十足的玩意儿。紫檀、核雕、玉雕、刺绣不一而足。手 工,是当地人讨生活的能耐,即便是那些做锣儿、磬儿、钹儿这类的传统响器,他们都要沿用老底子的手工制作,一丝不苟,把老祖宗的一把好手艺传承得风生水 起。

  1、帆影惊澜,最后的水上人家

  光福镇渔港村,56岁的周玉珍在离岸边二百多米的五桅木质渔船上拾掇着,那些是一早捞上来的白虾,“晒干了,跟白菜一起炒,鲜得很!”她边忙边 说。船尾上塑料桨叶的简易风力发电机“呼呼”作响。为“未尝一日舍舟楫”的太湖船民们带去些许不稳定的电力。柏木桅杆早已经看不出漆色,帆篷亦是黑灰老 旧,缝补颇多。船舱里却也清爽,红漆铮亮,日用器具一应俱全,甚至还有液晶电视,电脑等物件。“信号不好的,靠近岸边才能看到点节目,电脑么,就给小孩子 玩玩游戏了。”周玉珍说。

渔民在自家的木桅帆船上拾掇一早收获的太湖白虾渔民在自家的木桅帆船上拾掇一早收获的太湖白虾

  因为太湖东南区域水浅,大船吃水又深,和太湖上拥有传统大渔船的渔民们一样,她家的船也傍不了岸,入不得港,只得常年以水面作生涯,过着乘桴而生的日子。

  这种被称为“七扇子”的太湖传统大渔船又叫“罛船”、“帆碾”、“戈船”,坊间演绎的说法是,这类“大块头”是由南宋岳家军的战船演变而来。演 绎却也有些可考证的依据:这些大船至今仍带有古战船的痕迹,如舱堂宽,船帮高,人站舱堂船帮齐胸高,可代盾避箭,攻战时也可弯腰行走;船头有隆起的横梁, 渔民却都称之为“箭板”;太湖大船由“对船”或四船结伴捕鱼作业,太湖渔民称“对船”为“舍”,称四船为“带”,那分明是带有古代水师军事建制的称谓;在 大船渔民中还普遍崇信岳飞,有不少渔民都自称是岳飞的后裔。

  传承既久的太湖木质七桅大渔船至今仍稳坐 中国淡水湖捕鱼船的头把交椅。尽管多数传统太湖渔民都已经在岸上拥有了固定的居所,告别了祖祖辈辈飘萍 般无根的日子,但仍有像周玉珍那样习惯了船居生活的人们选择了传统的延续,他们依然期盼着湖面上的大风,期盼着休渔期尽快结束,他们的船没有橹槁,风是他 们最为渴望的自然馈赠,像浮萍一般,只得风停时,方才下锚歇息,整理渔具,待到风再起时,又张帆而行。日子还在继续,传统的接力却未必能乐观,或许,作为 真实存在的生活状态,这些古典而瑰丽的帆影最后总归难免成为一种只读记忆。

  2、精雅百工,道法自然

  镇子上靠手艺吃饭的人比比皆是,做古典红木家具的、刻核雕的、做仿古青铜器的、做刺绣的、做玉雕的,甚至是做些苏锣、广钹等传统铜乐器,“都是靠着祖宗聪明,手头又勤快,能讨到一口饭吃!”上了年纪的工艺师们很是谦虚,嘴上介绍着,手上的活儿也不停。

真假莫辨,光福的紫檀雕刻以细腻逼真,雅致文气见长真假莫辨,光福的紫檀雕刻以细腻逼真,雅致文气见长

  三十六岁的“三藏”是镇子上的传统苏式雕刻艺人,这个名字是当年他在 苏州(机票) 灵岩山寺皈依的时候,师傅给他取的,取佛教典籍“经、律、论”三大法藏之意。这样的经历,或许对于一个靠手艺吃饭的雕刻师来说,至少在作品的构思上更能“师法自然”。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宁波|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同城|旅游|健康|读图|站点导航|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