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浙江|新浪宁波|资讯|美食|旅游|时尚|汽车|健康|同城|惠购|世界杯

|注册

新浪宁波

新浪宁波> 旅游>旅游资讯>正文

揭秘福建三大渔女 闽中南沿海民俗奇观(组图)

A-A+2014年1月20日06:00时尚网评论

  蟳埔女与惠安女、湄洲女一同被誉为福建三大渔女,是闽中南沿海一大民俗奇观。她们盘头插花,戴着丁香耳坠,穿着大裾衫、宽脚裤,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原生态民俗文化面临着危机。走进三大渔女的生活,渔女文化期待你的关注。

渔女渔女

  蟳埔女 头顶花园的粗脚氏

  车子在埔村口停下来,路边一个杂货店门口有几个男人在泡茶。黄老伯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这样的茶水中度过,有闽南人的地方就有功夫茶。黄阿姨好像已经在村口等我很久了,正有一搭无一搭地与男人们聊着天。村口是一排卖菜的摊子,无论是卖菜的,买菜的,还是路过的,女人们都是斜对襟的衣服,衣着朴素,大都打着赤脚,或者简单的一双人字拖,可头上却都戴着鲜艳的花儿。黄老伯的年轻儿媳妇站在摊档前吆喝着“鲜货咧”,腰上别着一个亮光光的红色塑料小钱包,头发在后面绾成圆髻,中间除了插一根象牙色的筷子作发簪,还多插了一根红筷子。圆髻的最外围是漂亮的“簪花围”:用小朵的鲜花扎成整齐的花环,两圈或是三圈,色彩相间。簪花围之外,还有一簇簇绽放的绢花,各种制作精美的镀金梳子、金钗、银针、金簪等金银首饰,满头金色,很是灿烂。

  年近70的黄老伯得意地对我说:“我们女人的打扮可有故事了,一说是宋朝杨八姐打仗来这里,女人觉得八姐的打扮很好看,于是就学着穿戴起来。还有一种说法,说是宋末元初时,曾有阿拉伯人隐居在离埔村不远的云麓村,并从阿拉伯引种了好多鲜花。于是,女人们便开始在头上戴花了。现在,我儿媳妇她们头上簪花围所用的鲜花,主要也还是云麓村的呢。”怪不得,埔女人即使离开村子出远门,也会戴着鲜花。

  一路上遇到很多人家, 埔阿姨们团团围坐在装满带壳牡蛎的大桶旁,一边海阔天空地聊天,一边用铁钻熟练地撬开蚵壳,把水灵灵的蚵肉取出。嘻笑声中,脚边的蚵壳已堆成小丘。因为蟳埔海鲜好,特别是蚵(海蛎),在周边一带卖海鲜的埔阿姨总说“我这是‘阿姨蚵’”,说明她的货色好。这样一来,她们的打扮就成了一种招牌,人们上菜市场买海鲜就喜欢去她们的摊位。

  拥有典型劳动妇女身型和肤色的黄阿姨很潇洒地坐在摩托车后座上,头上也是毫不示弱地花团锦簇,左右手还各提一个黄色的有大大双喜字样的漂亮竹篮。据说,这里家家都有这种篮子,店铺里也都有这种篮子卖,逢年过节、婚丧嫁娶都用得到。

  “你可来了,今天是妈祖升天日,我带你到顺济宫烧香拜拜去。”操着浓重闽南腔普通话的黄阿姨爽快地说。黄阿姨是朋友小张在埔小住时的房东,像传说中的埔女人一样,她很热情,接到我的电话,就真地来接我了。我坐上黄阿姨的摩托车,竟然发现她也光着大脚。“我们从来不缠脚的,过去男人们都出海捕鱼,家里面各种粗活、细活都要我们干,裹了脚怎么走得了烂泥滩啊?”黄阿姨爽朗地说。怪不得,朋友小张告诉我,她们还有一个名字叫“粗脚氏”,说埔女人的脚上功夫很是厉害呢。

自家煮好的菜肴自家煮好的菜肴

  午后时分,小庙前已是十分热闹,戴花的埔女从四面八方赶来,每个人的肩头都是一副扁担挑两只竹篮子。卸下扁担把篮子放在院子里,她们就到庙里烧香去了。黄阿姨与我说了一句什么,也急匆匆地进去了。赶来烧香的埔女越来越多,小庙前的竹篮子放满整个院子,又在庙外铺了一地,煞是壮观。竹篮中一个个碗里都装着自家煮好的菜肴,鸡鸭鱼肉、白米饭、蔬菜、水果、饮料五花八门。有趣的是,在埔,好像不仅人要戴花儿,菜也是,一盘环状的小肠身上竟也插一朵小红花儿。庙里面是另一番热闹景象,所有桌上都摆满了贡品,比院子里的有过之而无不及。埔女们在各家神仙前烧香许愿,十分虔诚。出庙门前,也都会捐上一些香火钱。一位埔阿嬷(奶奶)“女主播”负责现场播报,播音内容采用同一模式:“黄其芳x元,保佑全家平安。”

  出来的时候,黄阿姨告诉我:“如果有时间,一定要赶在妈祖的巡香日、也就是‘添香日’这天再来,那时会更热闹。”

  日子很快就到了,埔的大街小巷上人潮如织,几乎所有的男女老少都身着节日盛装,加入到了盛大的踩街队伍中,组成了一幅极为震撼的流动画卷。年轻力壮的人们争抢着当妈祖娘娘金銮的轿夫,一路摇摇荡荡。据说摇得越厉害,就越能保平安。在金銮前面,由本村人认为最有福气的阿婆持“头香”(最大的三根香用红带扎绕),金銮后面簇拥跟随着执香的埔女们,她们每人手里都拿着比指头还粗的三炷香,女人们把对妈祖的虔诚都写在一张张不分年龄的笑脸上。黄阿姨和她的女儿也在队伍里,今天,黄阿姨头上的簪花围格外隆重,红白相间,香气四溢。

  街上,家家户户的门前都放着供桌,摆放各式贡品,家中的蟳埔女主妇虔诚地执着香,朝着妈祖金銮的方向翘首企盼。黄老汉家的年轻儿媳妇站在门口满脸喜悦地说:“来了,快来了!”等妈祖金銮走近,她连忙跑去点燃门前的鞭炮。金銮过家门口后,他们开始烧香祭拜,更虔诚地跪下。金銮快回顺济宫的时候,村民们在当街烧了一堆干草,抬金銮的队伍从燃烧的干草上跳了过去,跟在后面的人也争先恐后地从草堆上跨过。“你也跳啊,跳过了可以消灾!”黄阿姨冲我大叫。我懵懂地跳了过去,默默祈祷着。两个多小时的巡游结束了,这时好像全村的男女老少都汇聚到了这里,大家都争着最后触摸一下妈祖的金銮。锣鼓声、鞭炮声和人们的呐喊声、欢笑声交织在一起,巡香活动达到了高潮。

 [1] [2] [3] [4]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宁波|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同城|旅游|健康|读图|站点导航|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