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浙江|新浪宁波|资讯|美食|旅游|时尚|汽车|健康|同城|惠购|世界杯

|注册

新浪宁波

新浪宁波> 旅游>旅游视界>正文

到阿根廷托雷山攀岩以唤醒心中的正能量(组图)

A-A+2013年6月7日07:00《世界》杂志评论

  对于热爱攀登大裂缝的凯特·卢瑟福来说,无精打彩、拖沓散漫可不是一个登山者的精神状态。你必须唤醒身体里的Lady Gaga,让自己开动起来。

托雷山托雷山

  阿根廷托雷山,Niponino大本营。这里有15到20名登山者。凯特·卢瑟福和米奇·谢弗刚刚结束了圣艾修伯里山的攀登,山上的积雪正在融化,潮湿松散,危险可怖,一路上都有伤亡听闻,松动的石块从山上滚落,可凯特·卢瑟福他们还有事儿要做,完成巴塔哥尼亚高原Aguja Innominata山的一个新的攀登路线。

  想念指尖下完美的岩石

巴塔哥尼亚的漂亮岩壁巴塔哥尼亚的漂亮岩壁

  每年至少有一个月时间,凯特·卢瑟福都会来到阿根廷巴塔哥尼亚高原,她的目的简单纯粹:带上登山器材、画笔颜料和一本西班牙语字典,来到这里,期许适合登山的好天气。登山,作画,就是凯特·卢瑟福来到这里的原因。在群山脚下,她说:“我感到静谧与崇敬,而我希望将这种感觉绘入画中。若隐若现的高山,神秘的顶峰,当我抬头看去,在惊叹中又感到一丝畏惧。我想,我们都会有这样的感觉。”

  你有这样的感觉吗?一首打动心扉的歌曲、一本手难释卷的图书、一幅心驰神往的画作、一座缱绻入梦的山峰,当你想到这些美丽的事物,闭目遐想,难道你不想自己拥有它们吗?“当我闭上眼睛,总会看到巴塔哥尼亚的尖顶,当我涂画山岩和岩缝,总希望自己在那里攀登,当我看到一处岩架,就会想象在那里露营的情景。坐在山脚大本营,心思却已经飞到高山岩壁上,想象那里稀薄的空气、金色的阳光,还有指尖下完美的岩石。” 凯特·卢瑟福是这样解释她和Mikey为什么会在这里的原因。

  在凯特的生命中,这样的时刻弥足珍贵。多数时间,她都在辗转奔波,填饱肚子,错过航班,和大大小小的行李包裹打交道。但总在期许着下一次攀登,在山巅绘画美景,与伙伴们一同庆祝……因此,凯特又一次踏上旅途,沿着裂缝向上攀登,充满能量的身体就像舞台上的Lady Gaga。

  回忆从前,凯特认为,自己之所以会爱上攀岩,跟阿拉斯加乡间小屋的吊架秋千有很大关系。在那里,没有电,也没有自来水,她有那么多时间爬上爬下。在科罗拉多大学学习时,她开始正式学习攀岩,而优胜美地的一次旅行,使一切都发生了改变。现在,她热衷攀登长长的山岩狭缝,为了支持自己热爱的运动,她从事着首饰制作和飞钓向导的工作。

  在巴塔哥尼亚最狂野的季节结束的时候,凯特·卢瑟福和米奇·谢弗正整理着他们的攀岩装备,准备最后一次发起冲锋。由于季节开始渐渐变暖,落石不断威胁着攀登者的生命安全。对于攀岩者,没有比这更让人害怕的事儿啦。此前,天气寒冷,摇摇欲坠的碎石都被牢牢地固定在山体上,看来他们留在此地攀登的机会不多了,凯特和米奇·谢弗都希望立刻去完成那条陡峭的Aguja Innominata北坡路线—Aguja Rafael Juarez。

凯特·卢瑟福要么全力为攀登做练习,要么就制作首饰售卖,以支持自己热爱的攀岩运动凯特·卢瑟福要么全力为攀登做练习,要么就制作首饰售卖,以支持自己热爱的攀岩运动

  沿着裂缝向上

  事不宜迟,两人在天亮前便离开Torre山谷的大本营,开始顺着新鲜积雪中陡峭的岩沟开始向上接近岩壁,月亮渐渐开始沉下去,日出的曙光开始弥漫开来。

  虽然,这不过是巴塔哥尼亚高原上的一座小山,但却有着这一地区最陡峭的岩壁。当米奇提出要攀登这条路线,凯特异常兴奋地同意了,并且开始极度地渴望去完成线路。对于凯特,一条从未尝试过的路线总有无尽的吸引力。

  米奇·谢弗让凯特来领攀第一段路线。想想看,经过在寒冷的高原上漫长的徒步,到达岩壁底下的时候,他们都几乎冻僵了,然而保护者还需要继续再站在那里为领攀者做保护,我的天,那可真不是个好滋味。凯特在心里无比感谢米奇的慷慨和绅士,她开始在岩壁上像跳跃般地进行攀登,踢掉第一段路线上的冰屑和积雪,一路向上,岩壁开始变得越来越陡峭,越来越光滑。

  当攀登至第5段路线的时候,一块突出的岩石给了两人轮换的机会,米奇是如此渴望能去领攀上面那一段陡峭的裂缝路线,凯特自然也很乐意让米奇领攀,由她跟攀。两个攀登者一点点地顺着大裂缝缓缓向上,由于裂缝增加了难度,他们的攀登速度开始慢下来,太阳升起来将光和热直接投射过来,再加上身体的运动,温暖再度回到了两人的身体里。经验老道的米奇使用很多技术来保持绳索能顺利地输送而不至于被卡住。他们自然也被几次有惊无险的困难路线惊出一身冷汗。裂缝开始变得越来越窄,并且像条拉链一样最终完全融合在一起,几乎无路可爬了。好在那光滑如墙壁一般的岩壁上一个凸起的小石柱帮了他们的忙,将凯特和米奇引向另一条裂缝,他们足够幸运,这条裂缝甚至比刚才的那条更适合于攀爬,两位攀岩者使用了很多“涨手”的方式,将手掌深入裂缝,然后握住拳头,悬挂住身体,一点点向上,再向上,挑战着巴塔哥尼亚最骄傲的大岩壁。

  在一处岩壁凸出部,凯特再次接替米奇开始领攀。此前阳光的温暖不知不觉中已被一层遮蔽蓝天的薄云偷走了。凯特开始感觉到高处的寒冷,她所有的衣物都已经穿在身上了,甚至开始觉得随着每一个攀登动作的完成,身体能量就流失一点,他们不得不停下来,吃掉一个能量棒,才开始感觉好起来并继续攀登。现在,他们攀上了一片美丽的红色岩壁,那些漂亮的岩石造型加上较舒服的身体状况,让凯特觉得这简直是她这辈子所经历过最棒的一段攀登!

攀岩攀岩

  很快地,夜色渐渐开始笼罩了巴塔哥尼亚高原,也笼罩岩壁上的攀登者。在那段著名的“血色铁轨”路线上,他们开始大量利用“涨手”的方式,加速攀登。

  终于,在头灯的光线下,在一处岩石犄角下,领攀的凯特开始接近一条宽大的裂缝,她甚至将身体整个塞进去,顺着大裂缝攀爬了几个动作之后,就开始从中爬出来,因为裂缝的走向偏离了路线。现在,一切都在黑暗的笼罩之中,除了眼前的岩壁造型不断变换着,凯特和米奇用不同的攀爬动作适应着这块巨大的山岩,随着极度的疲劳和黑暗的恐惧袭来,凯特开始在心里默念着“决不能脱落……绝对不能……”就这样,终点好像突然从她的手指头下冒出来,他们完成了攀登,这种感觉让凯特和米奇为之疯狂,攀登的快感总是这样突然来临,每一次都如此!

巴塔哥尼亚巴塔哥尼亚

  “当我闭上眼睛,总会看到巴塔哥尼亚的尖顶,当我涂画转角和岩缝,总希望自己在那里攀登……想象那里稀薄的空气、金色的阳光,还有指尖下完美的岩石。” —凯特·卢瑟福

  “海滩时光”

攀登Aguja Innominata山的新路线,凯特为正在领攀的米奇做保护攀登Aguja Innominata山的新路线,凯特为正在领攀的米奇做保护

  可问题是,攀岩路线的尽头还不是山顶,而仅仅是这巨大山峰的一半。他们仅仅用了几秒钟来庆祝一下,因为,还有很多的事儿要干——由米奇打头,用绳索下降,趁着黑夜回到取暖的大本营。

  黑夜里一丝风都没有,清冷的空气没给他们带来什么麻烦。但辅绳却卡在黑暗中不知什么地方,凯特使劲地往外拉,随着绳索猛地一松脱,一些碎石纷纷掉落,消失在黑暗中,好在攀岩者都安然无恙,可辅绳却被石片严重损伤。这样他们下降的速度受到绳索限制,效率自然要低得多,寒冷和莫名的黑暗让人开始战栗起来,可他们知道必须保持镇定,继续下降。当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凯特和米奇终于安全地脚踏实地了。

  “在清晨美好的阳光和蓝天下,我们返回大本营,和等候着我们的朋友庆祝攀登成功。可与悬吊在半山腰完成线路那一刻的几秒钟庆祝相比,这一次也不会长多少,因为我们必须抓紧时间,离开山区。接下来将是一连串紧张而周折的旅程,以便赶上返回墨西哥的航班。”

  对,在攀岩运动里,就有这样的美丽。登顶之后,结绳垂降,徒步健行返回城镇,尽管有时候狼狈不堪,接下来的5天日程更让人疯狂:打包、搭巴士回El Calafate,飞往布宜诺斯艾利斯、亚特兰大、洛杉矶,再开车回到Ventrua的家里,然后马不停蹄再次收拾攀登用具,带上比基尼,驱车返回洛杉矶、墨西哥城、Hualtuco、Escondit……再搭便车去波多黎各及时为凯特的妈妈在海滩举行了生日会,于是,顺理成章地,他们给刚刚完攀的路线起名叫“海滩时光”。

  对于攀岩,凯特认为就是她对世界的一种感悟:“我喜欢听别人讲述攀登故事。这些故事能够启发我,让我铭记自己的攀登经历:哪些路段容易通过,哪些路段危险重重。不管下山后我有多么疲累,只要看到托雷山和德斯莫查多南翼的美丽景色,就又充满了登山的动力。我想要爬上山峰,在岩架上醒来,看朝阳升起,将菲茨罗伊峰的影子投向托雷山,直到将它们全都照亮。”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宁波|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同城|旅游|健康|读图|站点导航|优惠商家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