鄞州南部商务区一家老板让做外贸跟单的员工洗衣服接女儿,并让其辅导孩子学习。老板称若不愿做就算自动离职,并苛扣两个月工资和年终奖。

事件:    老板让员工洗衣服接孩子

小陆在鄞州南部商务区的一家以做国际贸易出口服装为主的公司上班。3年前,她来到这个公司,应聘的是外贸跟单的工作。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公司的业务开始下滑,六七个员工中有3个自动离职。

老板也表示公司快搞不下去了,如果有好的地方请尽快另谋高就。小陆说想着快到年底了,公司还有年终奖没有发,于是就咬牙坚持下来。

从去年10月份开始,老板跟她说因为没有生意,外贸跟单取消了,让她每天干些打扫卫生、收收快递的活儿。再后来,老板每天让她接上小学的孩子,把孩子接到公司后,再辅导孩子做作业什么的,一直到下班。直到老板把家里的衣服拿来让她洗,小陆彻底爆发了。老板当场宣布,因为她不服从工作安排,算自动离职。

第二天,小陆来上班时发现公司的门已经换了锁,她进不去了。和老板提出交涉,老板称她已经不是公司的员工,可以收拾东西走人,工资和年终奖也按公司规定扣除。小陆认为,老板是想用这种方法逼迫她自己离职,以逃避相应的补偿。详情>>>

现象:    宁波职场白领遭遇电梯情绪

刘女士,在海曙天一商圈附近的写字楼里上班。她乘电梯最怕遇到领导,有时候宁可爬10层楼也不愿和领导同乘电梯。

刚到单位第一年,刘女士在写字楼的7楼办公。一次,她乘电梯下楼拿快递,刚好电梯是空着从楼上下来的。这部电梯有一面是镜面的,刘女士看到镜里头发有些散,就想重新扎一下。也许是一个人光顾着“照镜子”,电梯门打开时刘女士也没注意后面进来的公司老总。

等扎完头发,刘女士转身才发现老总在旁边看着她。电梯下来不到半分钟,就只有刘女士和老总两人。那次电梯间的尴尬,让刘女士之后看到领导、上司等电梯就先避开,要么等下一趟电梯,要么直接走楼梯下去。

去年,刘女士办公室换到10楼,但乘电梯就紧张尴尬的情绪还是没好转。刘女士说:“虽然比以前高了3层楼,但上下楼还是会不自觉地选择走楼梯,哪怕偶遇领导也只要点头微笑走过就可以了,感觉很轻松。”详情>>>

六成白领表示与领导乘电梯不自在

一项网上调查显示,在高层建筑里上班的白领,他们中96%的人每天上下班会搭乘电梯,其中有六成职场人表示与领导同乘电梯很不自在。

小赵(在和邦大厦上班):“我看到一本书上说电梯里和领导谈想法,有助于让领导留下印象。事实完全不是这样,我刚打了招呼,组织好想说的词,一句话没说完,不是电梯到了,就是其他人走进来了。”

周先生(在世纪东方广场上班):“因为写字楼里乘电梯的人很多,我和领导同乘电梯就打声招呼,基本不会谈事情或聊天,即便电梯里只有两人也是这样。”

小曹(在南部商务区商会国贸中心上班):“我不大爱聊天,看到领导会假装看手中的文件或手机,明明没有话题却要搭讪是很尴尬的。如果遇到领导在等电梯我肯定选下一趟。”详情>>>

微调查:  如果在职场遇到摩擦,你会怎么做?

除夕不再是法定节假日,你觉得合理吗?

除夕不再是法定节假日,你觉得合理吗?

延伸:    企业为招到女工承诺送嫁妆

22号,鄞州区钟公庙街道举办的一场用工招聘会上,相当一部分进场企业都提出了招女工的要求。由于前来找工作的女工较少,多家企业现场提高工资待遇,以吸引女性求职者。

北仑的一家服装企业向前来应聘的女性求职者推介他们的“温暖文化”:女工在企业工作满5年,出嫁时企业不但协助办婚礼,并且送上不低于5000元的嫁妆。

多名人力资源专家告诉记者,女工难招有几个原因。一是好多务工的女性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担心长期在外务工影响婚嫁,于是回老家发展;二是一部分女工回老家结婚了,婚后要面临怀孕生子的问题,不愿意再出来务工;三是劳务输出大省比如河南、安徽等,当地企业发展很快,工资水平也不低,生活成本却比宁波低,而一些做父母的也不想让女儿长期在外务工,最终使一部分女性决定在老家就业。详情>>>

结语:频频发生的劳资纠纷与维权抗争事件,持续刺痛着劳动者的神经。春节后甬城企业招聘难的新闻屡见报端。企业主开出的条件越来越好,但是应征的人却越来越少。小编认为:先给劳动者尊严再来谈薪资福利会更好吧。

新浪简介 | 客户投诉 | 网站律师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