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学生家长反应,宁波三江中学老师在校外开设培训班。而且课堂内容课外补,媒体随后前往“培优”地点江北玛瑙大厦及三江中学展开调查,但家长和老师的说法却完全不同,究竟谁在说谎?

事件:     三江中学老师在校外办培优班

日前,宁波三江中学一初二学生家长致电,称女儿班上的老师在外办起了培优班,担心老师在培优班上才讲学习与考试重点,上还是不上,很是烦恼。

3号早上7时半左右,记者来到玛瑙大厦B座,该楼入口较偏僻。在B座9楼一间屋内,记者看到摆放着讲台和许多课桌,宛如一间教室,里面有一名初中生模样的男孩,他承认这里在办“培优班”。

没一会儿,那名男孩坐电梯下楼。记者跟下去,发现他不时在打电话,并与陆续前来的一些学生“交代”,随后那些学生便准备打道回府。“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住在这里,正好遇上同学……”此时,男孩已完全变了说法。

随后,一名红衣女子和一名戴口罩女子相继“登场”,称学生们来这里是“聚会”。但两人均不肯透露身份。其间,红衣女子不停地辱骂记者。记者发现每当有家长送孩子过来,她便马上上前让他们回去……记者在现场逗留期间,前后有10多名学生或结伴或由父母用车辆送到此处。

涉事方:  老师答应“客串”但还未去上课

记者来到位于市区新马路上的三江中学,并在该校王校长联系下,见到了家长所说的其中一名外语老师。但她坚称,家长投诉中所涉的4名老师,均未上过这个“培优班”的课!

她解释,作为普通学校,老师日常上课时要照顾大多数学生,而部分成绩拔尖的学生想要提高,所以从初一开始,的确有很多家长跟她提过,希望几个任课老师一起办个“培优班”。

据该老师称,她听说“培优班”上的学生有部分是本校的,也有来自外校的,上课的是外校老师。这名外语老师坦承,老师们最终碍于情面,打算过些天去客串一两节课,“还没去呢,就发生了这种事情!”

至于收费问题,该老师称从未收过钱,“那个牵头的家长说到时会意思一下,请老师们吃顿饭,但也被我们拒绝了!”

三江中学的王校长表示,学校建议家长培养孩子良好的学习习惯,吸收好课堂的内容已足够,不用额外去补课,“如果家长自己组织,我们也不赞成,校方会继续强调,老师不能私下在外面给学生补课。”

学生参加校外培优班

学生参加校外培优班

家长:    课堂内容课外补 无奈掏钱“培优”

说起“培优班”,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家长很“纠结”:女儿现读初二,班上许多同学去江北玛瑙大厦B座9楼,上任课老师教的“培优班”。她女儿以前有段时间没去上,结果该学期临近期末考试时,女儿根本不知道哪里是重点。

除了成绩特别差的,大部分同学去上了,女儿不去会不会吃亏?老师会不会对她‘另眼相看’?”这两个“会不会”成了该家长心里的疙瘩。犹豫再三后,她最终咬牙交钱让女儿去“培优”,“上周刚汇去2535元,这学期从10月12日开始,周六或周日上课一天,共有12天课,最后另有半天答疑。”

该家长告诉记者,这学期“培优班”还分成了大小班,大班人数较多,“我觉得这样上课没啥效果,只当买个心安!”

很多培优班以考试包过的名义招揽学生

很多培优班以考试包过的名义招揽学生

相关新闻:    其他城市各种名义培优班也层出不穷

培优班“傍身”公办学校

杭州:老城区区属中小学校大约有200多所,几乎每个学校都办有这样以校外机构名义组织的培训班,三七或是四六分成的利润在不少学校眼里是一笔不小的福利。一个在普通小学任教的老师,月薪2000元多一点,但每个月校外机构给报酬一般是一堂课200元,一个星期两堂课,一个月至少也有1600元。

广州:广州凌骏培训学校是一所办了10年的社会补课机构,该校有关人士坦言,近几年教育部门年年下达“禁补令”,但中小学培训市场反而越做越大。主要原因是公办学校借着民间培训机构的“掩护”暗度陈仓,校内不补,校外“恶补”,与培训机构合作办班,利益分成。

湖北:“社会培训班‘傍’公办学校,已成为这个行业的潜规则。”在湖北襄樊市,一位知名培训机构的代理商窦先生说,他最初入行时举步维艰,后经同行指点,找到几位重点中小学校长,没想到校长们直接提出分成、回扣等问题,最终以“每推荐一名学生,给校长10元、给老师40元”成交。在公办学校暗中支持下,窦先生的培训机构迅速扩大,如今赢利可观。

政策:    公职教师禁止开设校外培训班

公职教师不能开设校外培优班

政策支撑:针对目前社会上存在的各类教育乱象,今年7月,教育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审计署、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五部门曾联合出台《关于2013年规范教育收费治理教育乱收费工作的实施意见》,要求坚决治理“课堂内容课外补”、公办教师在校外培训机构兼职补课等突出问题。

广东省人民政府督学李伟成:从体制层面看,应试教育压力让家长和学生“被自愿”补课,“你不补他在补,这个学校不补却总有学校在补”,不补课就意味着落后,意味着与名校无缘,大环境逼着孩子去补。

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范先佐:学校和教师开设或参与有偿补习班,主要是经济利益的驱动。同时,在应试教育背景下,学校和教师试图通过补习提高学生成绩,提高学校排名竞争力,这也是个既现实又严峻的问题。

结语:学校和在校老师有偿补课是教育部门明令禁止的,为何还有公职教师敢顶风作案?公办学校的老师待遇在不断提升,但是违规的兼职授课为什么还是屡禁不止?小编想,把精力放在课堂上才是一个有师德的老师该做。

新浪简介| 新浪宁波|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微博注册|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